ConAltriOcchi blog – 以不同的眼光看世界-博客

"C'è un solo modo di vedere le cose finché qualcuno non ci mostra come guardare con altri occhi" – "There is only one way to see things, until someone shows us how to look at them with different eyes" (Picasso) – "人观察事物的方式只有一种,除非有人让我们学会怎样以不同的眼光看世界" (毕加索)


Leave a comment

一切在爱中完成

我们把罗马观察报2019年5月15日的一篇文章刊登在我们的博客上。这个中文翻译由我们的博客处理。若某些版权拥有者不喜欢把这篇文章放在我们的网站上,我们随时可以立刻删除。

方济各神父

耶稣开始祂告别的演讲,其高潮在于精神的遗嘱(若 十六,33)和向天父的大祈求。

5dopopasqua1

在本章节的开头圣史若望提醒我们:耶稣「既然爱了世上属于自己的人,就爱他们到底」(若 十三,1)。这种爱的意义来自濯足的革命性举动。

一切都完成了,不是因为犹达斯背叛,而是因为耶稣的爱;不是因为圣伯多禄否认,而是因为耶稣的爱。我们的生命得以完成,因为耶稣爱我们。

诫命的「新奇」就是这个听任被战胜的、被攫取的、被使用的爱,它这样照耀了每个夜晚及所有人心的黑暗。

天主的光荣也是这么显示的。它不是来自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痛苦,而是来自给十字架带来价值的为了爱的痛苦。

天父「立时就要光荣祂」。教会在复活期用这篇经文祈祷,因为在若望的福音里为爱而痛苦已经是光荣。所有那些为爱而痛苦的人都要知道;所有那些为了生存而受到压力,但不中止爱的人要知道;爱情不依赖情况,但依赖我们与天主密不可分的关系,也就是爱。十字架是个为爱而痛苦的「地方」,在那里天主说话、启示自己和完成我们得救的历史。

我们也按照耶稣的榜样回应召叫走同样的道路、如此过生活。而以这个方式:「如果你们之间彼此相亲相爱,世人因此就可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期待我们这样做的全世界,都会知道;世界一部分人迷失了天主,但未反抗天主,相反,他们寻找祂,并有权利期待我们作耶稣传给了我们的爱的见证。

天父也会知道。若我们没有活出一个强烈的、坚强的、从未怀疑过的信仰,我们不会得到祂的承认;若我们有过一个不可动摇的希望,我们也不会得到祂的承认。相反的,我们在怀疑中也懂得爱的信仰脆弱时,会得到天父的承认;我们在许多绝望的日子里从未中止听任被爱时,会得到天父的承认。

耶稣基督给我们启示了一位慈悲的天父,祂宁愿我们幸福,胜过忠信,祂宁愿我们脆弱,胜过怀着信德去爱,而且有一位圣神抢先、支持和领导我们走向完整的真理。耶稣看到天为祂开了,天主圣神有如鸽子降下。从这永远打开的,而不是限制在任何法律或主义内的天空,我们再次期待圣神的恩赐,祂继续行动、疼爱我们,并以许多语言和许多方式说话。我们祈求天主使我们知道听从祂,并祈求圣母使我们知道怎么守护祂。期待能够与祂相会。


Leave a comment

圣体圣事是见证与使命的唯一来源

丙年复活期第三主日福音默想

鱼方济神父

圣伯多禄的演讲是宣杨福音,也就是基本的宣告,信仰的核心。纳匝肋的耶稣…天主使祂复活了,而我们大家都是证人。

quarta di pasqua2 

这是我们为教会的原因与力量。教会是圣神不断照耀的奥秘的证人。

当我们讲到信仰,我们常常暗示一个不可动摇的确定;不可动摇的确定助长了狂热,并从人类的状况中根除了信仰。相反地,信仰是谦虚的、是温和的事情,它不提高语调,而永远必须受到圣神的支持。

信仰内还有痛苦的需要。「基督必须受苦难」,陌生人耶稣对厄玛乌两位门徒也这么说。有需要为和平、正义而受苦与奋斗,为了全体人民之间弟兄友爱的情谊,为了成为复活者耶稣的可靠证人而受苦与奋斗。有必要为了成为复活者耶稣的证人而受到真福八端的苦难。有必要把信仰紧系在人类的痛苦上。

上主日我们说过,谁不把信仰建立在复活者耶稣的临在上,而建立在祂的记忆上,是走错路了;今天福音跟我们讲的更多。它跟我们说,我们每天要从这按照祂话撒网重新开始,每个人有自己的怀疑、自己的局限,要从在取决于外在条件影响之前(相对主义、主观主义、等等)受到罪过奥秘的败坏本质之自然的脆弱重新开始。

像圣经多次写说的一样,复活的宣告紧系在圣体圣事上,而圣体圣事不光是基督信徒身份的唯一来源,也是见证与使命的唯一来源。

你们也要注意到,授给圣伯多禄爱之首席地位发生在他们「吃完早饭」之后,因此是圣体圣事的后果,而这样圣体圣事也成为圣伯多禄神职的来源。教宗受到复活者耶稣无限大爱的委托,直到他最后在服务中献出自己。

圣伯多禄与宗徒们被鞭打了;今天权力,也包括宗教的权力,不使用鞭子,它有更为诡辩的方式,通过那些不接受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自己的特权和自己的游说的那些人,也打击了教宗,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爱。

 祂一掰开了面饼,他们就认出了祂来。

 面饼不是属于我们的,而是属于天主;「分享的意思不是分配或让出属于我们的一切,而是参与天主赐给所有人的恩赐」。这样耶稣使我们对圣经打开了思想。圣经要以书写的同一圣神,也就是天主对人的爱,来阅读的。

 


Leave a comment

圣体圣事是见证与使命的唯一来源

丙年复活期第三主日福音默想

鱼方济神父

圣伯多禄的演讲是宣杨福音,也就是基本的宣告,信仰的核心。纳匝肋的耶稣…天主使祂复活了,而我们大家都是证人。

Omelia5maggio 

这是我们为教会的原因与力量。教会是圣神不断照耀的奥秘的证人。

当我们讲到信仰,我们常常暗示一个不可动摇的确定;不可动摇的确定助长了狂热,并从人类的状况中根除了信仰。相反地,信仰是谦虚的、是温和的事情,它不提高语调,而永远必须受到圣神的支持。

信仰内还有痛苦的需要。「基督必须受苦难」,陌生人耶稣对厄玛乌两位门徒也这么说。有需要为和平、正义而受苦与奋斗,为了全体人民之间弟兄友爱的情谊,为了成为复活者耶稣的可靠证人而受苦与奋斗。有必要为了成为复活者耶稣的证人而受到真福八端的苦难。有必要把信仰紧系在人类的痛苦上。

上主日我们说过,谁不把信仰建立在复活者耶稣的临在上,而建立在祂的记忆上,是走错路了;今天福音跟我们讲的更多。它跟我们说,我们每天要从这按照祂话撒网重新开始,每个人有自己的怀疑、自己的局限,要从在取决于外在条件影响之前(相对主义、主观主义、等等)受到罪过奥秘的败坏本质之自然的脆弱重新开始。

像圣经多次写说的一样,复活的宣告紧系在圣体圣事上,而圣体圣事不光是基督信徒身份的唯一来源,也是见证与使命的唯一来源。

你们也要注意到,授给圣伯多禄爱之首席地位发生在他们「吃完早饭」之后,因此是圣体圣事的后果,而这样圣体圣事也成为圣伯多禄神职的来源。教宗受到复活者耶稣无限大爱的委托,直到他最后在服务中献出自己。

圣伯多禄与宗徒们被鞭打了;今天权力,也包括宗教的权力,不使用鞭子,它有更为诡辩的方式,通过那些不接受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自己的特权和自己的游说的那些人,也打击了教宗,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爱。

 祂一掰开了面饼,他们就认出了祂来。

面饼不是属于我们的,而是属于天主;「分享的意思不是分配或让出属于我们的一切,而是参与天主赐给所有人的恩赐」。这样耶稣使我们对圣经打开了思想。圣经要以书写的同一圣神,也就是天主对人的爱,来阅读的。

 


Leave a comment

四旬期第二主日:耶稣显圣容

施省三 神父

主内的兄弟姐妹们:

我们刚才聆听的是《圣路加福音》记载的耶稣显圣容的故事。这部福音和其他两部《对照福音》一样也提到梅瑟和厄里亚以及从天上传来的声音。梅瑟代表《旧约》的第一部分:《法律》;厄里亚代表《旧约》的第二部分:《先知》。《法律》和《先知》共同出现,表示全部《旧约》都为耶稣作证:证实有关耶稣受难的事迹。那就是:后来,耶稣死而复活后,责备他的门徒说的“哎!无知的人哪!为信先知们所说的一切话,你们的心竞是这般迟钝!默西亚不是必须受这些苦难,才进入他的光荣吗?”那句话所启示的道理。

A5DCC2DA-43B4-4D14-B598-49463F776D5C.jpeg

但是,在三部《对照福音》中,只有《圣路加福音》用了“光耀”一词来描述耶稣的圣容。光耀就是光荣,在圣经中,它有丰富和特殊的意义。本主日弥撒中的两篇读经也在不同的意义下,谈到了光荣。在第一篇读经中,天主的光荣显现在太阳西沈后令人害怕的黑暗中,又显现在那从亚巴郎摆设好了的两行肉块中间经过的冒烟的火炉和燃烧的火炬上。在第二篇读经二里,圣保禄宗徒谈基督信徒的肉身复活,说那时他将相似基督的光荣。

这样说来,主内的兄弟姐妹们,我以为:本主日的弥撒礼仪对今日在我们国内的天主教会而言,有两个宝贵的信息。

一个是消极,一个积极的讯息。消极的,是不必和世俗社会“计较”或“对抗”。积极的,是并不因为受到委屈而灰心。

因为教会,如同默西亚,耶稣,也必须受些苦难,才进入它的光荣的。

基督我们赞美你。亚孟。


Leave a comment

活出祈祷的幅度

丙年四旬期第二主日福音默想

 鱼方济神父

 本主日福音给我们讲耶稣显圣容的故事。福音里写说,耶稣登山祈祷,而“正当他祈祷时,他的面容改变了”(路 九,29)。

img1

祈祷改变生活,使人越过面纱、越过眼泪深入地洞察事理;祈祷可擦干眼泪,使脸面带笑容,容貌的改变,是因为与天主有密切的关系,倾听祂,并与祂进行对话。虽然有时祈祷曾经导致迷信和魔术,但古人知道祈祷的重要性。古代的人是个有深刻精神修养的人。而现代的人经常是个只会计划的人;他计划好时间与地点,但不再祈祷。我们都必须小心,不要从我们的生活中除去在我们信仰之前我们本性上的基本幅度。

祈祷是美妙的,“在这里真好”圣伯多禄这么说(路 九,33)。我们必须找回信仰、祈祷和福音耶稣喜讯的美妙。我们要恢复灵修、超性和末世学的信仰幅度。一个沦为道德注意痴迷的基督信仰不是真实的,它不从内部改变我们,也不在外表改变我们的容貌,它不使我们走向基督内救赎的道路上,且经常与当时的权势结盟,使门徒们沦为一个主人的愚蠢仆人。

而且本主日福音跟在耶稣受难的首次宣告之后。人子必须要受很多苦,被弃绝和被杀死。这经常也是所有基督信徒冒的险。生活上不缺少漫长的黑暗时刻;但上主邀请我们注视祂:“你们瞻仰祂,要喜形于色”(圣咏33)。耶稣显圣容不光是天主光荣奥秘的预告,而且也是我们日常的肯定,天主一直和我们在一起,尤其是在伤心、黑暗和痛苦的时候。

耶稣揭示了一个新的信仰重心,也就是人类状况的神秘、与黑暗。天主即将藏在一个死亡旅程的痛苦、黑暗中;耶稣将被判处死刑。天主耶稣基督的奥秘就是藏在人类的痛苦状况中。那里我们必须居住,那里我们会找到光明。

 让我们重新发现祈祷的幅度,不仅有如在静默中、在默观天主中、在圣言的默想中停留的时刻,而恰恰有如心里的状态、有如我们生活的内在空间。这尤其是这四旬期的一个邀请,让我们在此期间默观耶稣死而复活的奥秘。


Leave a comment

唯有真福的人才能缔造和平

丙年常年期第七主日默想(撒前 二十六,2. 7-9. 12-13. 22-23、圣咏102、格前 十五,45-49、路 六,27-38

鱼方济神父

我们的体系为要立得住经常必须鉴别敌人,几乎要制造敌人。在孩子的教育上这也真是如此。我们记得我们的长辈以贬义的方式来用“奥地利”这词的时候:他们曾说,若你不乖的话,我就去叫奥地利人过来。而后,我们以贬义的方式叫了黑人、共产主义人、今天或许是穆斯林人。

3E298BC4-B7CA-4586-A5DC-BD7CAC9BB877

福音里首次施教就是有关那敌人的观念:没有敌人,只有人们。圣保禄在读经二里提醒我们,有脆弱的、易错的、属于土的人,但在他内有圣神居住。我们有时也错误地被教过教会有敌人,因此需要保护她:保护她免受相对主义、主观主义、世俗主义等等的影响,不过耶稣从来没有保护自己;同样,圣伯多禄和圣保禄也没有保护过自己。当我们内在有恶时:权势、金钱、失去优势的恐惧,我们有一部完整与敌人战斗的历史。

所以耶稣说:“有人打你的面颊,也把另一面转给他”的时候,是要我们超越敌人。在若望福音里耶稣也被打耳光,但祂使之无效: 我若说得不对,你指证哪里不对;若对,你为什么打我?”

耶稣邀请人们不要以暴还暴,否则它会增长,而后会一直不停地的增长。转过脸颊,或让人拿起外衣,或让自己被拖到法庭上的逻辑,意味着承认暴力,给它一个名称并与之“战斗”,如太阳战斗黑暗,使之逐渐被扩大的光明战胜。

我们要以修改我们的责任的私人空间,开始过改善的生活。唯有真福的人才能缔造和平,并能自然地插入在历史上和平的大进程里。有权势、特权、议政的人往往是和平的异物,而且几乎不自觉地会成为战争的盟友。

当我想要给非暴力取名字的时候,我说正义、差异的尊重、和平、共同利益。我说真福八端,它们是给独一无二真里取许多名字的词汇,耶稣是这真里的首位证人。耶稣是非暴力的证人,这个有许多名字的非暴力就是真福八端。

当一个人有权威、有公司、发号施令的职位时,或一个国家拥有资源时,不必用剑来保护它们。耶稣对彼拉多说:“假使我的国属于这世界,我的臣民早已反抗了”。用剑战斗是杀死,只能造成失败和没有任何胜利者的暴力。事实上我们的历史是一条血何,是因一个王国没有剑就不能支撑的原则之名而流出的。因此我们总在打仗。耶稣曾对圣伯多禄说:“把剑收入鞘内”,“不然总是最强、最暴力、最残忍、有更好武装的人有理“。

眼睛的那个暴力是首个暴力;我们为了和平而工作并缔造它,日复一日学着以圣神的眼睛看世界,知道洞悉时间的迹象。宿命论、不可上诉的判决只是些隐瞒脱身,躲避现实世界的方式。教宗却挑战我们:要“以和平缔造者的风格来建立社会、团体”。

我们今天也看得很清楚:战争的后果特别影响穷人。不过我们也看到福音讯息的力量,它不会被历史打败,总是能够有力地回响:“穷人是有福的,哀恸的人是有福的”。穷人重拾希望,那么战争赤裸裸暴露出来,显示出它全然的荒谬和无用。我们在这个世代中有许多的战争,但也有许多没被军阀打败和消灭的希望。

那么让我们祈求和平的君王耶稣基督。教宗方济各正在努力地使此王权从康斯坦丁记忆的一切大氅和冠冕解脱出来,如此一来宛如肥沃的种子建立一个非暴力的世界,那里:“我们不需要炸弹与武器,不需要以毁灭带来和平,而只需要在一起,彼此相爱”(德肋撒修女,1979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中的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