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AltriOcchi blog – 以不同的眼光看世界-博客

"C'è un solo modo di vedere le cose finché qualcuno non ci mostra come guardare con altri occhi" – "There is only one way to see things, until someone shows us how to look at them with different eyes" (Picasso) – "人观察事物的方式只有一种,除非有人让我们学会怎样以不同的眼光看世界" (毕加索)


Leave a comment

“第二步”:教宗哥伦比亚之旅的展望

哥伦比亚牧灵访问之旅结束了,在返回罗马的飞机上例行的记者招待会中,教宗方济各关于有一位记者提问他假设有一天回到这个拉丁美洲国家,他这样回答说:“我希望至少旅行的主题是「让我们迈出第二步」”。

 “让我们迈出第一步”是这次朝圣之旅的格言,我们可以说教宗真的支持了这个冲劲,现在整个民族也有信心继续走和好的艰难道路。

 在哥伦比亚宣布和好圣言是特别紧迫的。圣保禄宗徒在他致格林多人后书内提醒我们,天主将和好的话放在我们的口中,将和好的职务赐给了我们。

在扩大着他思考的视野时,教宗提醒我们,与天地万物和好也是紧迫的:“我们是高傲的,我们不愿意看。但关于人类对气候变迁的影响,科学家门是非常清楚的”。

 我们生活在一个,人类对受造物所做非法行为的意识增长的时代。受造物在我们周围损坏了,在我们的打击下衰弱了。人类与宇宙的和好是紧迫的;我们必须承认,某个基督信仰的神学所经常传达的一种夸张的人类中心主义,助长了对大自然的错误行为。特别是西方人,他们砍伐森林、为城市大污染所窒息、污染他们的海洋、他们必须恢复对大自然的尊重与爱护。

在这非凡的朝圣旅程中,教宗方济各提醒我们,教会是标志,是警卫,她说把爱放在集体经验的基础之上,是可能的,况且是在人是天主的肖像的本质中。与天地万物,人们之间和宗教之间的和好并不会徒劳无益由历史中消逝,因为和好在基督内已开始了。“天主曾藉基督使我们与他自己和好,并将这和好的职务赐给了我们”(格后 五,18-20)。我们想一想天主赐给了我们什么;祂没有赐给我们战争、种族主义、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和殖民主义的职务,祂赐给我们和好的职务。

说了这些,我们马上发觉我们应该以忏悔的态度来说:我们不是一个和好的团体;基督信徒是分裂的;在教会本身内存在着分裂的恶魔般的细菌。

但我们为何不和好呢?因为天主圣言在我们内没有正确的位置。上主对先知说:“你听了我口中的话,应代我警告他们”(则 三十三,7)。我们有时候宣告的不是出自天主口中的话;我们曾说过好多话,说它们是天主的旨意,但不是真实的,这些话曾经是今天有时仍然是权力、思想和道德主义的话,它们是胜利的话,所以我们成为了分裂的执行者。我们不要说胜利的话,而要说拯救的话。

 福音的圣言不作战,不是胜利的话,而是拯救、任爱与和好的话。这话托付给了我们。信德不是竞争,不是任何结构的维护,而是在历史中行走的道路,直到与天主完全的融合,也就是将来一切内的一切的融合。

总结刚结束的这次旅行是,教宗提醒说,小人物,孩子们能再次作为和好的真正老师:“哥伦比亚人最感动我的是:在四个城市内的街上有许多人群;父母亲把自己的孩子们举起来为让教宗看见,以便降幅他们。好像在说:“这是我的宝贝,是我的希望,我的未来。我相信这一切”。他们的温柔。那些父母亲的眼神。好美啊,美极了!这是一个标志,一个希望与未来的标志。一个有能力生儿育女,并能展示他们的民族,像是在说:”这是我的宝贝”,是一个有希望与有未来的民族”。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教宗方济各再次回到亚洲

圣座新闻室今早确认了,十一月底至十二月初教宗方济各将要去孟加拉和缅甸使徒访问

新闻稿通知,详细的节目将在稍后公布。同时,我们知道教宗要先去缅甸(从11月27至30日),而后要到孟加拉(从11月30日至12月2日)。所以这是个短途旅行,在此期间,教宗会访问从2006年为缅甸都城的内比都和旧的都城仰光,之后也会访问孟加拉的都城达卡。

这是教宗第一次去缅甸,一个佛教徒占多数,主要遵循最古老的上座部佛教传统的国家。基督徒约占人口的6%,而天主教徒约占1%。在西方缅甸更是通过昂山素姬形象而众所周知,她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目前国家的外交大臣。最近,来自缅甸的消息也在西方媒体上炸开锅了,那是根据联合国所言对罗兴亚穆斯林少数民族延续侵犯人权的行为,他们被迫逃离,在孟加拉寻找庇护所。就在昨天的三钟经活动中,教宗方济各再次呼吁帮助这些民众。

在教宗方济各之前,圣若望保禄二世1986年11月19日访问了孟加拉,作为一个较长使徒朝圣的一部分,该朝圣活动包括澳大利亚、斐济岛屿、新西兰、塞舌尔和新加坡。在这旅程中,教宗主持了一台祝圣司铎的弥撒,并向全国天主教会的各个成员发表了讲话。他也会见了一个缅甸的教会代表团。

孟加拉是一个穆斯林为大多数的,1971年经过与东巴基斯坦分离获得了独立的国家。它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国家之一。基督徒约是0.5%,天主教徒约是0.3%。在2016年11月19日的枢密会议中,教宗方济各创立了孟加拉的第一位枢机主教,也就是帕特里克•德罗萨里奥蒙席,达卡的总主教。

这看起来也像是一个在教会走出去的标志下的旅程,走向地理以及存在的边缘,那些教宗方济各已经让我们习惯的边缘。在大韩民国(2014年)、菲律宾和斯里兰卡(2015年)、以及圣地和土耳其(2014年)和中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和格鲁吉亚(2016年)的使徒旅程之后,教宗又要到回亚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