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AltriOcchi blog – 以不同的眼光看世界-博客

"C'è un solo modo di vedere le cose finché qualcuno non ci mostra come guardare con altri occhi" – "There is only one way to see things, until someone shows us how to look at them with different eyes" (Picasso) – "人观察事物的方式只有一种,除非有人让我们学会怎样以不同的眼光看世界" (毕加索)


Leave a comment

灰,水和尘土。关于四旬期圣灰星期三的默想

我们都记得我们的祖父辈在河边用一些灰与水来洗衣服。四旬期开始的星期三在头上撒灰,圣周四晚上用水洗脚;四旬期的意义正是在这两个简单而又非常深刻的行动里。狂欢节的面具很好看,但是只能用一天;而后有带着艰苦与真实面貌的生命,一个挑战性的旅程,牵连着每个人与正是从头到脚的整个人。

四旬期使我们进入沙漠,如许多家庭所知,脱掉面具之后经验到庆节已结束,必须日复一日地奋斗,经常进入沙漠。沙漠是四旬期典型的地方,是我们生活中的必要部分。但如安东尼•德•圣艾修伯里很有效地说过:“每个沙漠里有一个井,每个哀伤中有想不到的复活的萌芽”。四旬期的终点是复活节的事实。神学家安德烈•格里洛写说:“恢复四旬期有如复活节奥秘节日性的起始是一项“伟业”,属于梵二大公会议之后的第二个世代的罗马天主教徒的我们,已经找到来自那伟大梵二的指示,作为进入我们精神与教会传统的关键之一。重新启动预尝、准备、特别是复活节起始的欢度节日的象征性机制”。

Pope Francis receives ashes from Cardinal Tomko during Ash Wednesday Mass at Basilica of Santa Sabina in Rome

Pope Francis receives ashes from Slovakian Cardinal Jozef Tomko during Ash Wednesday Mass at the Basilica of Santa Sabina in Rome March 5. (CNS photo/Paul Haring) (March 5, 2014) See POPE-ASHWEDNESDAY March 5, 2014.

神父们撒圣灰时会说:“你悔改,信从福音罢!”或是“你既是灰土,你还要归于灰土”。为了开始走向复活节悔改的道路,信仰和谦逊是必须的;只要有一个经济危机,许多人就缺少面包,只要有疾病,就缺少生活的乐趣。人是灰土。不过那个有圣神气息居住的灰土,今天还是所有杰作之间最漂亮的一个。圣神闯入我们的脆弱,召叫我们回归一个原始并总是新鲜的身份。我们要遵从圣神的指示行动,应用那个属于每个领受圣神者的脆弱勇气,那个我们在福音每个页里看见的,使我们每天成为新人的脆弱勇气。

上主通过圣灰星期三读经一的岳厄尔先知(岳 二16-18)召叫我们青年、老人、孩子、新婚夫妇、同居者、移民一起集合,来接受使我们与天主和好的邀请,如圣保禄在取自格林多后书的读经二中提醒我们的(格后 五20-六2)。

在福音里(玛 六1-6,16-18)耶稣最终劝诫我们承认旅程的严肃。天主也行走,来和我们相遇,而我们以祈祷、守斋和施舍来接待祂。这些不是单独与私人的四旬期实践,但要表示我们的心走向天主和每个人,走向那些从复活节后就是我们的弟兄们。

愿四旬期协助我们去使我们内心和外面的世界成为天父的家,那里大家都是兄弟,而不要成为一个大家都是敌人和对手的商场(若 二,16)。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宗座书函《慈悲与怜悯》说我们要接纳人,要接纳他的处境

特殊慈悲年以教宗方济各赐给我们的宗座书函《慈悲与怜悯》结束了。他以若望福音第八章耶稣与罪妇相遇来勾画出导师教会的任务和慈悲工具的使命。教宗方济各认为不单要在每天的生活里生活出慈悲,还要以礼仪来庆祝。

“圣奥斯定以慈悲和怜悯这两个词语来描述耶稣和罪妇的相遇(若8,1-11)找不到比这个更美更一致的言辞,它可以用来了解天主遇上罪人所表达的爱的奥秘:《只剩下他们两个:受怜悯的和慈悲的》这个记载充满多么的怜爱和属神的正义!它的教导可以用来光照特殊慈悲圣年的闭幕,指引我们被召要行走的将来的方向。 […]慈悲不可能是教会生活的括号,而是它存在的全部,这样它可以表达出它可见的福音的真理。一切都在慈悲中完全显示,一切都在天父慈悲的爱里得到解决”(慈悲和怜悯1)

耶稣的喜讯不是一个新的哲学思想,而是一个回应不同世代所有的人要被爱的渴求,从所有的奴隶中被解放出来的渴求。所有的人不单是慈悲和爱的对象,而是可以自由去爱的主角。不论谁,要治疗世界的仓伤和保卫大自然,不可以拒绝任何人,这个是天主的心愿。我们不要忘记感谢每一个善意的行动。

“当被邀请到一个法利塞人家吃饭时耶稣作了一个很清楚的教导,一个公认是罪人的妇女走近他(路7,36-50)她用香液洒在耶稣的脚上,以泪水湿了他的脚,又以头发加以擦干(路7,37-38)。法利塞人很吃惊,耶稣便回答说:《她的很多罪得到赦免,因为她爱得多》(47) […] 宽恕是天父最可见的爱,耶稣也愿意在他生命中将它显示出来。福音没有一页不讲这个爱到宽恕的高峰。就是在他地上生活的最后一刻,就是当他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他有宽恕的话要说: «父啊,原谅他们吧,因为他们不知道在做什么» (路 23,34). (慈悲和怜悯2)。

misericordia-foto-papa

圣咏85提醒我们慈悲和真理相遇。慈悲不是一个表示爱的行动,不是一个从上而下表示天主的爱的传达,它有更多内容,慈悲是与对方的真理达到共融,与每一个人的天主子女的尊严达到共融。人的真理是他首先是造物主的肖像和相似,可惜有时,真理跟慈悲分开来讲,前者属教理,后者属牧民,这是悲剧性的错误,因为慈悲不是牧民的方法, 而是福音,是天主的心意。

“这两个女人,奸妇,罪妇,她们心里得到多大的喜乐!宽恕让她们终于感到自由,有从没有感到的快乐。羞耻和痛苦的眼泪被转变成感到被爱的微笑。慈悲带出喜乐,每次我们做这个经验时都会涌现出来的。(慈悲和怜悯3)

将重点放在喜乐很重要,在福音的喜乐中教宗方济各提醒我们喜乐有不可缺少的灵修,圣经和社会层面。童年福音描述的圣诞喜乐已升到地平线上了。可惜,有时基督徒与痛苦和黑夜结盟,与保守和复古连在一起。他们害怕现代,他们害怕由圣经先知预言的新的事物。有些人立了坏榜样,有些人认为才能是要埋在地穴里的宝藏,对崇高理想,自由,友爱和平等的追求被过分的谨慎压制,而取向一个顺重权威和重视服从的贫乏的信仰。我们要全力打破这个要将才华埋在地下的基督徒思维。保禄说我们是白天的儿女,我们醒来不是要将才能隐藏,而是要好好运用它,有圣神的魄力和力量改变世界。基督徒是光明之子,不是蜡像馆的看门人,或一个在栖息的堡垒战士。

[…]聆听圣言也有它的特殊价值,每个星期日天主圣言在基督徒团体里被宣讲,因为在主日它得到来自复活的光照(慈悲和怜悯6) 在修和圣事中,天主指示悔改归于他的路,邀请我们感受到他很接近我们。这个宽恕来自仁爱。[…]我们关闭自己和不能宽恕他人时多么痛苦!怨恨,忿怒和报复令到生命不快乐,使慈悲的努力和喜乐消失。(慈悲和怜悯8) […]让我们以更新了的牧民热情来记住保录宗徒的话: «天主透过基督与我们和好,将修和的使命交了给我们»(2 哥5,18)(慈悲和怜悯11)

教会是同一个人类历史的酵母,我们不反对任何的思想,而是修和的标志和工具。修和是交了给我们的使命,是交了给我们的圣言,不是交了给我们战斗的口号,或某些天主教徒感到的原教主义,它要我们宣示伊斯兰是原教主义,是反基督宗教,我们要当心,不要辜负托付了给我们要修和的使命,无论要付出什么的代价,慈悲的话可以打破障碍,推倒城墙,带动修和,给予真正的和平,这个才是真正的圣经哨兵和修和的呼声。

我们会因这个圣言受到审判,天主会从这里开始问我,你为弟兄做了些什么?你怎样跟弟兄和好?你是否在宣称它是宗教战争,其实它是利益冲突,你是否掀风点火,或你做了修和,忍耐和宽恕的行动。我们会因此而受审判(玛25),天主圣言是天主爱我们而说的话,他说给我们听,给世界和,给历史听。教会需要有人经历过和见证天主圣言是有效的,见证它能发挥它被派遣来的作用。

“在圣年中,特别在慈悲周五我们可以感到在世界中的善良,我们可能没看到,因为它们每天都静默地实现出来,它们没有制造新闻,但它们是善良的具体记号,是对弱小的和无助的,对孤独和被舍弃的人表示的温柔,仁爱的主角是存在的,他们使贫苦的和不快乐的人感到他们的团结, […] 到了要给慈悲它的创意和空间的时候,好能使更多的来自天主恩宠的行动和仁爱的计划诞生,教会今天需要讲出耶稣完成了但没有写下来的«很多其他的行动» (若 20,30).” (慈悲和怜悯17-18)

慈悲代表教会今天与历史的约会;在初期几个世纪里我们为信仰辩护;然后我们将福音传到世界的尽头;可能今天基督徒的任务是告诉现代的世界,我们的历史是一个贫乏的历史,由谦卑的人,以汪洋大海的血写出来的,但它是一个救恩的历史,在这个历史中天主圣父不断伸出他的手,慈悲的福音不断实现。

“关注到“被社会遗忘了的人的禧年”之时, 当全世界的主教座堂和圣母朝圣地关闭圣门时,我得到灵感,特殊圣年要在整个教会庆祝一个具体的记号,特别在常年期第三十三个主日世界穷人日来庆祝,这堪当我们主耶稣基督普世君王的预备,因为他与弱小和穷人连在一起,他会以慈悲的工作来判断我们” (玛 25,31-46). (慈悲和怜悯21)

“请叫众人散开,他们好往四面乡村里去借宿找吃的,因为我们这里是野地。” 耶稣说:“你们给他们吃吧!” (路9.1-13)

福音要我们留意圣体跟仁爱的关系。在群众的饥饿面前宗徒们装作看不见,他们的诱惑是远离问题,他们看不见问题背后的人,面孔和具体的经验。如果我们叫众人散开圣体会成为我们的判刑,他们已在我们的房子前在我们的教堂前聚集。在生命中我们用很多方法远离穷人,我们装作看不见眼前的一切,为使我们的良心过意得去,我们会说要改变一切是不可能的,我们也可以将自己封闭在自己的富裕生活中,只会打开手拿出一点冒犯人的施舍。圣体和慈悲是漠不关心的相反,是个人主义和请人离开的逻辑的相反。我们要小心不要掉进将圣体变成一个私人和亲密的敬礼的危险里。我们不要以为可以将一切都在我跟耶稣单独的关系来解决,以为在这个关系里其他人和世界都不再存在

今天我们强烈地感到教宗方济各的先知性的讲话 <不要让人拿走你们的希望>。我们要作出反应,基督徒世界的反抗是分饼,是与群众分享,是将我们自己拿出来,像分饼一样与群众分享,感到对人的同情,同情徒步跟随你的人,或以驳船跟随你的人,因为他们信任你,信任你基督徒的行为,信任你来自意大利这个人权的国家,信任我们这个国家的美丽。

我们要重燃我们的希望,打开使人疲倦的自我封闭,我们的个人主义,从自己的社团和民族个别的隔离,好能紧急地为自己打开一个将来。今天我们要勇敢一点,多一点考虑基督徒的希望和与饥饿的人并肩奋斗。在这个喜年结束之时我们需要有什么行动?我们需要有具体行动的基督徒,善意的男男女女;我们只需要可加的人士;我们只需要胜任的人,最好没有推荐的人,我们需要关心近人和愿意服务的人。如昨天救恩不在乎割损的或没受割损的,今天我们也不重视一个偏左或偏右的人,一个传统的或进步的,我们需要的就是一个自我,一个被上主所爱和被他救赎了的一个新的受造物。
(注:本文用了宗座书函《慈悲与怜悯》非正式翻译. 正式英文的翻译在这里)


Leave a comment

以正义的圣言充满圣洗之水

结束圣诞期的耶稣受洗节促使我们思考我们领受洗礼的深层意义。今天我们由于圣神和教宗方济各,而处在一个好的危机中,一个对我们有好处的危机中。我们正从属于神圣性的教会,也就是圣事像军阶一样指出所属级别(起自洗礼),我们正在过度到一个默西亚式的教会看法,她建立在人类的仆役耶稣的身上。正是为这上智安排的危机,也应该重新思考形式、言语和行圣事的时间。例如在圣事礼仪内应该给天主圣言更多的空间。如果我在付洗时,我把圣水倒在一个婴儿头上,我完成一个简单的举动;但如果我说「我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给你付洗」,这就是使你重生的天主圣言;的确必须再把圣言还给水、油和面饼。否则会冒着成为登记在更衣所尘封的注册本里的领受圣事者。

受洗的意思是被派遣;是向外走的教会。受洗意思是宣称对耶稣的信仰,公开宣称「我要像祂一样生活,做好事和从各种奴役中解放人类」。关于这些圣伯多禄所说的话也是十分重要的:“我真正明白了:天主是不看情面的,凡在各民族中,敬畏他而又履行正义的人,都是他所中悦的”(宗 十:34)。

首先我们要明白,谁爱上正义,谁就在天主的心里,他是我们走向圆满信德行为中的一个人。亲近的人和遥远的人、信徒和非教徒的区分是后来的,虽然重要但都是后来的,不只是后来的,而且必须留在这个共同的人类团结一体内;我们要像耶稣一样做人们中的人们,祂排在人们的行列中却不在第一排。这样天主也会向我们每个人说:“你是我的爱子”,不是因为我们行了圣仪和圣体游行,而是因为我们在为人们服务时所行的

耶稣看见天开了,天主圣神有如鸽子降下来了。福音写说天开了。永远开着的天,而不会受威胁地关在任何法律或教义内,是给世界希望的标记。我们求天主原谅我们,当我们向某人当面关上了天的时候,像耶稣所说的一样,强加与人而我们连一根指头都不会碰的重负的时候

从这个开了的天,圣神,也就是天主的本命,有如鸽子降下来。它降在你身上,爱着你,向你伸手,永不离开你。没有任何障碍、困难、人力和神力能阻止天主永远爱我们。


Leave a comment

我和圣德肋撒修女的会面

我门登出我们的好朋友,瓦勒利安神父的一个美丽和感动的分享,他居住在马哈拉施特拉邦(也就是孟买大城所在地)的一位慈幼会印度神父。他为了即将到来的与期待已久的德肋撒修女封圣的大事而写给我们,该封圣大典星期天在圣伯多禄大殿举行,由教宗方济各主持。瓦勒利安神父的这个见证一方面让我们很感谢他,因为他愿意跟我们分享这些直接认识德肋撒修女的经验,那么深入地留在他心里和记忆里的经验。另一方面我们不能不觉得一点“后悔”,因为我们很多人都没有见到这位现代又小又伟大圣女的幸运。愿天上的德肋撒修女能够接近我们所有人,带来她的母爱和转求。

印度慈幼会士瓦勒利安·佩勒伊拉神父

俗话说的好:“与圣人们住在天上带来尊荣,与圣人们住在地上故事则不同,更恰当一点说是“假圣人””。我有运气在印度几次见到了德肋撒修女,九月四日星期天教宗方济各在圣伯多禄大殿主持她的封圣,而她的确不是像一些批评者所诬蔑的,是一个假圣人。

image
我和这位修女首次私人接触是1987年在孟买机场。通过了候机室的安全检查后,我发现了有一群人站着,敬畏地看着一位单独静坐的人。我一走近了现场,就认出了是德肋撒修女,她穿着蓝边的白纱丽,带着简陋的皮包。我内心有股动力驱使我接近她。她以甜美的笑容和欢迎的点头,邀请我坐在她旁边。因此我介绍自己是圣若望·鲍思高的慈幼会神父。我们一开始短的对话,她就以母亲的态度对待我。我说我住在浦内,并向她要一个比“亲笔签名”还重要的事物—给我的年轻修士团体留言。这是她写的话:“你们要教导修士们在牺牲里找到喜乐”。这让我想起了圣若望·鲍思高的母亲玛加利大,当儿子晋铎对他所说的话:“你记住,作为神父代表开始受苦”。多年来我明白了“牺牲里的喜乐”是母亲的本质,就像身为父母一样。我不但能体验到这个智慧的教导,而且也体验了作为慈幼会神父与牧人的困难。

每当德肋撒修女有可能的时,她都会参加IRC(印度神职人员会议)的年会。令我感动的是,虽然她每次都安静地且不张扬地参加,但是她的谦虚临在,以及休息时与会员们活泼的谈话,就是一个对我们大家有巨大影响的培育机会。

但我对德肋撒修女最美好的记忆,是1990年我在加尔各答为仁爱传教会修女主持的避静中。与会者是许多仁爱传教会团体的院长,她们来自东非洲与亚洲。她们团体的创办人,即德肋撒修女,也会来参加。德肋撒修女在避静前一天的深夜抵达了机场。一小群修女亲热地接待了她,移民官员也很尊敬地对待她。可是问题发生了。陪德肋撒修女的波兰初学修女被移民局挡住了,因为当时共产注意的波兰跟印度没有外交关系。她们无法联系上移民局主任,为要求一个特殊许可。当时在场服务的移民官员建议德肋撒修女先去修女院,与此同时他们会处理波兰初学修女的事情,等候获得入境许可。德肋撒修女留在修女身边,说:“你们扣留了我女儿,所以我必须和她在一起”。晚上两点钟终于联系上了移民局主任,修女也得到了入境许可。这真是一个“牺牲里喜乐”的伟大见证!

第二天早上,虽然过了一个不眠之夜,为了作首次默想,德肋撒修女七点准时临在圣堂里。她虔敬地参与了所有礼仪,坐在最后一排专心聆听着。我被她谦虚的临在打败了,每次默想之后我坐在她旁边,邀请她分享自己的反思—她谦虚和尊敬地作了这事。我是从前面高处讲理论道理,而她是从后面讲道,她讲的话体现在她生活完全奉献的行为上,并体现在向贫穷、病人和被抛弃者的母爱行为上。

在一位一直很尊重的圣女面前讲道里,虽然有点不好意思,却是一种特权。所以当她以孝爱信赖之心靠近我,为了得到精神支持和办告解之时,我就无限紧张了:我甚至连赦免的祷文都记不住了!德肋撒修女那时是一位告解者,她使我悔改成为一位忏悔的听告解司铎。

避静结束后,德肋撒修女对我非常感激,她还送给了我一串念珠,为给我母亲。她甚至答应了第二天去拜访内罗毕的圣鲍思高的儿童城。但由于感染上了流感,所以很遗憾没去成。

image
在一个被仇恨和毁灭大力撕裂和恐怖的世界上,在一个充斥着践踏女性尊严的罪行社会中,九月四号德肋撒修女的封圣会像一个无私母爱的灯塔一样出众。这个封圣不但会把德肋撒修女列入天主教会圣人之间,而且也会给予所有人灵感,在我们路程上遇到的,和住在我们家里的每个女人脸上,认出与尊敬天主的“母性面容”。

“凡你们对我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个所做的,就是对我做的”,愿这天主圣言实现在我们的生活中,有如伟大仁爱传教者“母性德肋撒圣女”,在她的生活中所做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