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AltriOcchi blog – 以不同的眼光看世界-博客

"C'è un solo modo di vedere le cose finché qualcuno non ci mostra come guardare con altri occhi" – "There is only one way to see things, until someone shows us how to look at them with different eyes" (Picasso) – "人观察事物的方式只有一种,除非有人让我们学会怎样以不同的眼光看世界" (毕加索)


Leave a comment

照耀我们软弱的一道光

四旬期第二主日默想

四旬期第二主日的读经一取自创世纪给我们介绍亚巴郎的圣召,他只信赖天主圣言,听从祂的召唤,离开家乡。我们也像亚巴郎一样被召唤走出我们的土地。我们处在一个历史时刻,其间穿越土地,从旧的到新的世界,成为了一个必需的事实。我们西方的土地,我们充满主教座堂的欧洲,已经被几百万寻找尊严与安全的人所包围。断言一个新世界正在形成,不是修辞上的说法。在洪水泛滥时一个还想关在诺厄方舟里的教会,也就是一个以欧洲为中心、只在自身安全和传统强势的教会,简单的说是在历史之外。她更是在世界痛苦之外。世界的这个痛苦被耶稣的光照耀,在今天的玛窦福音十七章里显露出祂片刻的光荣。

根据耶稣的榜样,每位基督徒都被召叫,在所有纬度里,甚至在有信仰者和无信仰者之间,在痛苦那个共同点上分享信仰。复活节提前的一结束,显圣容中“单独的耶稣”只是众人之间的一个。不过天主的光荣居住在软弱的、如我们一样被每样事情诱惑的耶稣里。天主只在单独和被所有人抛弃的耶稣里显示祂的光荣,祂给人们说软弱是天主的家。

trasfigurazione-d0bfd180d0b5d0bed0b1d180d0b0d0b6d0b5d0bdd0b8d0b5-verklc3a4rung-transfiguration

为此我们要有信心地走我们四旬期的行程;生活上的种种痛苦并不减少我们复活节的激情,因为上主以祂的光荣照耀痛苦,祂召叫我们在我们内和我们外总能认出祂拯救的存在。

伯多禄对耶稣说:“在这里真好”。从美丽重新开始;生活从来不简单,如果我们和耶稣一起生活,如果我们能以同情的眼神好好了解我们自己和别人,生活总会是快乐的。

我们有许多事情要做,忧虑和“世界噪音”经常阻止我们听见轻微细弱的风声,天主通过这风声来显示祂的存在。(列上 十九,12)

过一个美丽和有意识的基督徒生活,它要求我们聆听我们心内和我们之间天主的声音。天主影响我们的生活,祂照顾我们。没有任何人被排除,没有任何人被抛弃。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能改变生命的注视

耶稣希望看见匝凯,匝凯渴望看到耶稣。基督徒的生活基本上就是这些注视的结果。神与人彼此寻找对方,因为他们互相思念。只注意自己,不关注他人,这不是基督徒的生活;先看自身的罪过,这样也不是基督徒的生活;只看规章制度,也算不上是基督徒的生活,耶稣首先注视的是人和他的需要,就是为成为一个完人所需要的那些。我们无论是在面对自己,还是面对他人的时候,都需要拥有一个积极的人生观,好能让这个天主的肖像和模样不断成长。然后,耶稣会喊你的名字;对你说:我真的爱你,爱那个拥有自己故事的人,爱这个生活在矛盾中的你,分享你的快乐和你的悲伤。我想进入你的家,与你一起进食,不是为了判断,而是为了与你一起更亲密的生活。

基督徒的生活是与圣父建立密切的关系,这位父就是耶稣启示给我们的;不是一大串的罪过要告解,也不是要为众多的罚而做补赎。天主的爱,他的怜悯永远是一切的基础,一切都会到来。“今天,救恩来到了这一家”。不是明天,也不是复活之后,而是今天,在日常生活中,在每天的掰饼中,在期待最后的完成中,我们已经享受了天主的临在。匝凯感受到了被爱,就像当初伯多禄和保禄那样,就像罪妇,天生的瞎子或圣经中所列举的很多很多其他的人所感受到的。感受到被爱是一切在基督内悔改的开始。

基于诫命或道德原则的“悔改”会产生狂热,严厉,伪基督徒的英雄形式。匝凯感受到被天主所爱,然后找到摆脱直到昨天还在主导他的不正义生活的勇气:“主,你看,我把我财物的一半施舍给穷人;我如果欺骗过谁,我就以四倍赔偿”。与权力和不公正断绝一切关系是检验一个人真正悔改的非常真实和有效的凭证。很多基督徒,用左手写字,用右手做事,反过来亦然。然而,需要上到基督徒生活的树上,也就是提升到耶稣所讲的真福的层面上,自由自在地感受被爱和爱。


Leave a comment

以正义的圣言充满圣洗之水

结束圣诞期的耶稣受洗节促使我们思考我们领受洗礼的深层意义。今天我们由于圣神和教宗方济各,而处在一个好的危机中,一个对我们有好处的危机中。我们正从属于神圣性的教会,也就是圣事像军阶一样指出所属级别(起自洗礼),我们正在过度到一个默西亚式的教会看法,她建立在人类的仆役耶稣的身上。正是为这上智安排的危机,也应该重新思考形式、言语和行圣事的时间。例如在圣事礼仪内应该给天主圣言更多的空间。如果我在付洗时,我把圣水倒在一个婴儿头上,我完成一个简单的举动;但如果我说「我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给你付洗」,这就是使你重生的天主圣言;的确必须再把圣言还给水、油和面饼。否则会冒着成为登记在更衣所尘封的注册本里的领受圣事者。

受洗的意思是被派遣;是向外走的教会。受洗意思是宣称对耶稣的信仰,公开宣称「我要像祂一样生活,做好事和从各种奴役中解放人类」。关于这些圣伯多禄所说的话也是十分重要的:“我真正明白了:天主是不看情面的,凡在各民族中,敬畏他而又履行正义的人,都是他所中悦的”(宗 十:34)。

首先我们要明白,谁爱上正义,谁就在天主的心里,他是我们走向圆满信德行为中的一个人。亲近的人和遥远的人、信徒和非教徒的区分是后来的,虽然重要但都是后来的,不只是后来的,而且必须留在这个共同的人类团结一体内;我们要像耶稣一样做人们中的人们,祂排在人们的行列中却不在第一排。这样天主也会向我们每个人说:“你是我的爱子”,不是因为我们行了圣仪和圣体游行,而是因为我们在为人们服务时所行的

耶稣看见天开了,天主圣神有如鸽子降下来了。福音写说天开了。永远开着的天,而不会受威胁地关在任何法律或教义内,是给世界希望的标记。我们求天主原谅我们,当我们向某人当面关上了天的时候,像耶稣所说的一样,强加与人而我们连一根指头都不会碰的重负的时候

从这个开了的天,圣神,也就是天主的本命,有如鸽子降下来。它降在你身上,爱着你,向你伸手,永不离开你。没有任何障碍、困难、人力和神力能阻止天主永远爱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