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AltriOcchi blog – 以不同的眼光看世界-博客

"C'è un solo modo di vedere le cose finché qualcuno non ci mostra come guardare con altri occhi" – "There is only one way to see things, until someone shows us how to look at them with different eyes" (Picasso) – "人观察事物的方式只有一种,除非有人让我们学会怎样以不同的眼光看世界" (毕加索)


Leave a comment

她在黑暗中也知道爱人 纪念加尔各答德肋撒修女逝世20周年

今天是加尔各答德肋撒修女逝世二十周年纪念日,她是一位有非凡信仰的女士,以及一位被宣称是圣人的传教士。联合国秘书长哈维尔•佩雷斯•德奎埃拉在德肋撒修女去世的那一天曾说过:“她是联合国,她是世界和平”这些话有效地表示,这小女人在她对天主的信仰和对人类,每个人的信心中,能够表达的生活服务的宽度、幅度和深度。今天在她加尔各答家里的白色坟墓上,各个时间和不同信仰的朝圣者能念到若望福音的一节经文:“你们该彼此相爱,如同我爱了你们一样”。(若 十五,12)

 madreteresa

在成为行动的女人之前,德肋撒修女是个祈祷的女人。这也许可说明她在世界的苦难与苦楚的一生中活出的无畏力量。关于她自己和她的修女们,她曾说过:“我们是活在世界中的默觀者。「…」我们的生活必须是个持续的祈祷”。(R. Allegri, “Madre Teresa mi ha detto”, Ancora Editrice, Milano, 2010, pag.59)为了以生命和仁爱给基督作证,为了在一个越来越复杂与困难的世界上活出我们男人和女人的使命,今天静默和祈祷更为需要。

 当1946年8月份在加尔各答各种政治派别爆发了非常激烈的冲突时,德肋撒修女对每天看到的毁灭和死亡感到震惊,并开始感到她自己所称呼的“招唤内的召唤”。9月10日晚上她为了作退省坐火车去大吉岭市:“那天晚上我睁开眼睛看见痛苦了,并深入领会了我的圣召的本质「…」我感到天主要我放弃在我修会中的平静生活,好走到街上去服务穷人。这是一个命令。而不是一个建议、邀请或提议「…」”。(引述:Renzo Allegri, “Madre Teresa mi ha detto”, Ancora Editrice, Milano, 2010) 。是一个内心的招唤,一个祈祷静默中的声音,促使她开放接待穷人中最贫穷的人。德肋撒修女能够培养和实践接待的福音的恩赐。她首先在自己的心内,自己的时间里接待和寻找谁是孤独和被抛弃的。德肋撒修女打倒一切冷漠和虚伪的墙壁的同时,造成了共融的教会,。

在我们的时代,众多男女的许多磨难前,在各民族和各宗教人士的十字架前,德肋撒修女能够觀基督的面容,作为所有为爱奉献生命的人的衡量单位。以爱的力量,这位本身就是仁爱的修女能够做一件伟大的事,一件神圣的事;她给每个十字架取了名字,给予了尊严。给十字架取名有什么意思?

耶稣在祂默西亚完满的使命中不再是犹太人,他就是人:“看,这个人”。十字架上的名字就是人。我们的文化、民族和宗教差异的确重要,但在十字架上时,在去世时,它们不再有意义了。在消极情况下的这个平等是重要的,因为如同一个约会一样,耶稣把它承担在自己身上了:“当我从地上被举在十字架上时,便要吸引所有人来归向我”。所有的人。德肋撒修女被吸引了,并她又吸引了许多人来到人子耶稣,每个人的拯救者的十字架下。这就是为什么,像德肋撒修女所做的一样,我们不必要求政治提供任何宗教保护,而必须大力要求捍卫人类的,每个人的尊严。

有一个大公主意和各宗教间仁爱的对话,使德肋撒修女深信不疑:“只有一个天主,且是大家的天主;为此每个人在祂面前平等是很重要的。我总是说,我们要帮助一个印度教徒成为一个更好的印度教徒,帮助一个穆斯林教徒成为一个更好的穆斯林教徒,帮助一个天主教徒成为一个更好的天主教徒。我们相信我们的工作必须是给人们榜样。我们周围有475个灵魂:它们中,只有30家庭是天主教的。其他的是印度教的,穆斯林教的,锡克教的等…他们都信不同的宗教,但他们都来参加我们的祈祷”。(Lucinda Yardey, “Mother Teresa: A Simple Path”, Ballantine Books, 1995)

众所周知,德肋撒修女也经验过信仰的黑暗。在她死后发表的信件之一里,她写说“不管在心内,还是在圣体圣事里,我都感觉不到天主的存在”。她也吐露心声写说:“在我灵魂内我就经验到那可怕的痛苦,那种天主不在,天主不要我,天主不是天主,天主真的不存在的痛苦”。

 那些年德肋撒修女再次以在爱内捐赠的至上行为,真的把自己全身奉献给奥秘了,她用令人印象深刻的话描述该行为,说:“我开始爱上我的黑暗,因为我相信它们是耶稣黑暗和祂在地球上的悲伤的一小部分”。(Franca Zambonini, “Madre Teresa: la mistica degli ultimi”, Paoline, 2003, pagg. 33-34)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德肋撒姆姆,为中国祈祷!

我们收到有些中国教友有关德肋撒修女的反思。他们都是年轻人。

Teresa: 凡你们对我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个所做的,就是对我做的。(玛25:40)德肋撒姆姆的一生践行着耶稣基督所说的这句话!她是贫民窟的圣人,她是加尔各答的天使,她是怜悯的缩影,因为麻疯病人、垂死者和穷人中最穷者是她的好朋友!德肋撒修女生前渴望来中国为中国穷人服务,但未能如愿!现在,亲爱的德肋撒姆姆您即将封圣,请在天上常常为中国祈祷!为中国的穷人祈祷!

德肋撒修女以博爱的精神,默默地关注着贫穷的人,使他们感受到尊重、关怀和爱。德肋撒修女,没有高深的哲理,只用诚恳、服务而有行动的爱,来医治人类最严重的病源:自私、贪婪、享受、冷漠、残暴、剥削等恶行;也为通往社会正义和世界和平,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

image.jpeg

胜娜:德肋撒修女她以博爱的精神,默默地关注着贫穷的人,使他们感受到尊重、关怀和爱。德肋撒修女她没有高深的哲理,只用诚恳、服务而有行动的爱,来医治人类最严重的病源,同时也为通往社会正义和世界和平,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正因为如此平凡的她成为了全世界慈善撒玛利亚人的典范。

闫利娜: 想到中国曾经拒绝过这样一位,为了拯救弱小踏入战火的修女,我是这样的酸楚难过。想到她做的每一件细微的事,这些事,其实都是我们可以做却做不到的事,为我们自己汗颜的同时,她会成为一盏明灯,指引我们前进。

青露: 她爱人超过了爱自己,她这一生从没有为自己考虑过而是把天主永远的放在第一位,她的爱是如此之大!

伟涛:爱,直到受伤,德肋莎修女完全诠释出这句话的真理了,我喜欢她在爱中的执着,在爱中的喜乐,她心里眼里脑海里都是给予别人。

 

 


Leave a comment

我和圣德肋撒修女的会面

我门登出我们的好朋友,瓦勒利安神父的一个美丽和感动的分享,他居住在马哈拉施特拉邦(也就是孟买大城所在地)的一位慈幼会印度神父。他为了即将到来的与期待已久的德肋撒修女封圣的大事而写给我们,该封圣大典星期天在圣伯多禄大殿举行,由教宗方济各主持。瓦勒利安神父的这个见证一方面让我们很感谢他,因为他愿意跟我们分享这些直接认识德肋撒修女的经验,那么深入地留在他心里和记忆里的经验。另一方面我们不能不觉得一点“后悔”,因为我们很多人都没有见到这位现代又小又伟大圣女的幸运。愿天上的德肋撒修女能够接近我们所有人,带来她的母爱和转求。

印度慈幼会士瓦勒利安·佩勒伊拉神父

俗话说的好:“与圣人们住在天上带来尊荣,与圣人们住在地上故事则不同,更恰当一点说是“假圣人””。我有运气在印度几次见到了德肋撒修女,九月四日星期天教宗方济各在圣伯多禄大殿主持她的封圣,而她的确不是像一些批评者所诬蔑的,是一个假圣人。

image
我和这位修女首次私人接触是1987年在孟买机场。通过了候机室的安全检查后,我发现了有一群人站着,敬畏地看着一位单独静坐的人。我一走近了现场,就认出了是德肋撒修女,她穿着蓝边的白纱丽,带着简陋的皮包。我内心有股动力驱使我接近她。她以甜美的笑容和欢迎的点头,邀请我坐在她旁边。因此我介绍自己是圣若望·鲍思高的慈幼会神父。我们一开始短的对话,她就以母亲的态度对待我。我说我住在浦内,并向她要一个比“亲笔签名”还重要的事物—给我的年轻修士团体留言。这是她写的话:“你们要教导修士们在牺牲里找到喜乐”。这让我想起了圣若望·鲍思高的母亲玛加利大,当儿子晋铎对他所说的话:“你记住,作为神父代表开始受苦”。多年来我明白了“牺牲里的喜乐”是母亲的本质,就像身为父母一样。我不但能体验到这个智慧的教导,而且也体验了作为慈幼会神父与牧人的困难。

每当德肋撒修女有可能的时,她都会参加IRC(印度神职人员会议)的年会。令我感动的是,虽然她每次都安静地且不张扬地参加,但是她的谦虚临在,以及休息时与会员们活泼的谈话,就是一个对我们大家有巨大影响的培育机会。

但我对德肋撒修女最美好的记忆,是1990年我在加尔各答为仁爱传教会修女主持的避静中。与会者是许多仁爱传教会团体的院长,她们来自东非洲与亚洲。她们团体的创办人,即德肋撒修女,也会来参加。德肋撒修女在避静前一天的深夜抵达了机场。一小群修女亲热地接待了她,移民官员也很尊敬地对待她。可是问题发生了。陪德肋撒修女的波兰初学修女被移民局挡住了,因为当时共产注意的波兰跟印度没有外交关系。她们无法联系上移民局主任,为要求一个特殊许可。当时在场服务的移民官员建议德肋撒修女先去修女院,与此同时他们会处理波兰初学修女的事情,等候获得入境许可。德肋撒修女留在修女身边,说:“你们扣留了我女儿,所以我必须和她在一起”。晚上两点钟终于联系上了移民局主任,修女也得到了入境许可。这真是一个“牺牲里喜乐”的伟大见证!

第二天早上,虽然过了一个不眠之夜,为了作首次默想,德肋撒修女七点准时临在圣堂里。她虔敬地参与了所有礼仪,坐在最后一排专心聆听着。我被她谦虚的临在打败了,每次默想之后我坐在她旁边,邀请她分享自己的反思—她谦虚和尊敬地作了这事。我是从前面高处讲理论道理,而她是从后面讲道,她讲的话体现在她生活完全奉献的行为上,并体现在向贫穷、病人和被抛弃者的母爱行为上。

在一位一直很尊重的圣女面前讲道里,虽然有点不好意思,却是一种特权。所以当她以孝爱信赖之心靠近我,为了得到精神支持和办告解之时,我就无限紧张了:我甚至连赦免的祷文都记不住了!德肋撒修女那时是一位告解者,她使我悔改成为一位忏悔的听告解司铎。

避静结束后,德肋撒修女对我非常感激,她还送给了我一串念珠,为给我母亲。她甚至答应了第二天去拜访内罗毕的圣鲍思高的儿童城。但由于感染上了流感,所以很遗憾没去成。

image
在一个被仇恨和毁灭大力撕裂和恐怖的世界上,在一个充斥着践踏女性尊严的罪行社会中,九月四号德肋撒修女的封圣会像一个无私母爱的灯塔一样出众。这个封圣不但会把德肋撒修女列入天主教会圣人之间,而且也会给予所有人灵感,在我们路程上遇到的,和住在我们家里的每个女人脸上,认出与尊敬天主的“母性面容”。

“凡你们对我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个所做的,就是对我做的”,愿这天主圣言实现在我们的生活中,有如伟大仁爱传教者“母性德肋撒圣女”,在她的生活中所做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