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AltriOcchi blog – 以不同的眼光看世界-博客

"C'è un solo modo di vedere le cose finché qualcuno non ci mostra come guardare con altri occhi" – "There is only one way to see things, until someone shows us how to look at them with different eyes" (Picasso) – "人观察事物的方式只有一种,除非有人让我们学会怎样以不同的眼光看世界" (毕加索)


Leave a comment

在飞往巴拿马的途中,教宗方济各宣布他的日本之行

昨天早上,教宗方济各乘第三十四届世青节召开之机前往巴拿马,那里从今天开始将进入节日活动的高潮;教宗方济各离开之前问候了记者们,宣布了他11月将访问日本,并再次提起了移民的问题。

cq5dam.web.800.jpeg

照片来源:http://w2.vatican.va

一位记者交给了教宗一幅有关那位在海洋中遇难的青年移民的图画,他在衣服上缝上了他的成绩单。教宗贝戈利奥感动了,而说道他想在回程中记者招待会上谈这个题目。一位特派员要求教宗一个评论关于筑起高墙阻止蒂华纳移民入境的问题,教宗回答说:“恐惧使我们发疯”。

教宗贝戈利奥向记者们这几天为巴拿马世青节的大量工作表达了感谢之后,哽咽地提及俄罗斯塔斯社的驻罗马记者布卡洛夫,“他是个人文底蕴深厚的人,这种人文精神既不害怕接触最底层的百姓,也不畏惧至高的天主”。教宗回忆他飞行时一直在场,而去年12月过世的记者,他还说:“他是个能以多斯托耶夫斯基的笔触撰写摘要的人。我相信我们大家都会想念他”。说完这句话之后,教宗请记者们静默片刻,然后他以颂念天主经结束了访问,随后大家给予热烈的掌声。

incontrogiornalisti2

照片来源:http://w2.vatican.va

在飞越法国、西班牙、葡萄牙、圣玛丽亚岛(亚速群岛与葡萄牙)、美国、圣胡安 (波多黎各)、多米尼加共和国、荷兰的安的列斯群岛以及哥伦比亚时,教宗像惯常一样给各国元首发了电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巴拿马世青节:为教宗方济各的来临,一切都准备好了

教宗方济各今早23日启程前往巴拿马,出席于元月22至28日在那里举行的第34届世界青年节活动。这是教宗伯格里奥展开第26次国际牧灵访问,继圣若望保禄二世1983年访问巴拿马之后,他是来到这个国家的第二位教宗。

离开梵蒂冈前,教宗在圣玛尔大之家会晤了罗马雅鲁培中心所收留的8位不同国家的难民青年。像往常一样他也给意大利总统塞尔焦·马塔雷拉发了一个电报,致以“热情与亲切的问候,殷切祝望国泰民安,为共同利益一致努力。而且昨天,也就是他启程的前日,自从他当选以来一直发生的那样,教宗前往圣母大殿,在罗马人民救援之母圣像前祈祷。

世青节圣母玛丽亚的主题:“看,上主的婢女,愿照你的话成就于我吧!”(路一38)令世界的青年聚集在一起。参加世青节的男女青年将超过200万,他们来自155国家,包括来自五大洲1000名土著青年。大洋彼岸十分等待教会今年2019年第一大活动的朝圣者来到。为教宗方济各的来临,一切也都准备好了;为了接见年轻人,并重新推动他们在教会里的主角性,教宗今年的首次旅行要飞9500公里,飞行时间共有12小时55分钟。

主要事件和教宗接见的地点选在位于巴拿马城巴尔博亚大道上的辛塔科斯特拉一号。世青节的标志是建筑系学生安巴爾.卡爾沃设计的,描述圣母玛丽亚是认识以十字架代表耶稣的方式。并简约画出巴拿马运河和五个小点,来自五大洲的朝圣者。按照传统本届世青节也有一个译成各国语言的主题曲。巴拿马世青节的主题曲由Abdiel Jiménez创作。

logo

我们和一些巴拿马的义工有联系,他们发给了我们几张照片,为在我们博客上分享这事件的各个阶段。主要的内容是活力、爱情、热情、集体合作、以及对教宗的长久等待,并聆听他演讲的愿望。

教宗的座车几个星期之前已公开展示出来,是由一群巴拿马城居民设计的。

PHOTO-2019-01-13-18-28-10-1.jpg

每位参与者会有一个真正的“朝圣者装备”,由一个背包构成,其中包含:帽子、汗衫、围巾、手镯、可多次使用的瓶子,祷文书、指南小册子、地图和一串白冷城贫穷家庭制作的玫瑰经念珠。

义工卡蒂娅对我们说,青年义工和朝圣者们还在一副画上工作了,在活动的最后一天闭幕弥撒时,此画会展示在教宗方济各的背后。

她还说,巴拿马“拉霍亚”监狱的服刑人建造、完善和油漆了250个告解亭,世青节时将在那称为“宽恕园”的地点上使用。卡蒂娅给我们寄来了一张照片,显示出在告解亭里已有许多青年与神父们。

 

昨天已看到许多人参与世青节的开启弥撒了。

whatsapp image 2019-01-23 at 13.02.30

几夜前曾在巴拿马一个名叫小海湾圣弗兰西斯科教堂的停车场里举行了欢迎国际义工的弥撒。

whatsapp image 2019-01-16 at 16.12.50(1)

上星期一法蒂玛的巡行者圣母像到达了。不是那个位于法蒂玛朝圣地的圣母像,而是按照路济亚修女所描述完成的一个复制品,因天主子民的热诚,该雕像传统上被遣送到全世界。世间有13个复制品,而停放在世青节的,是第一,也是最古老的那一个。

whatsapp image 2019-01-23 at 13.02.47

如年轻义工们发到我们博客上的照片所作的见证,在巴拿马为接待教宗方济各的一切,都准备好了。


Leave a comment

第二十七届病人日:“你们白白得来的,也要白白分施”

教宗方济各发表了第二十七届病人日文告。通常这个纪念日于每年2月11日露德圣母占礼庆祝。今年将在印度加尔各答隆重地举行;众所周知,在这里圣德肋撒修女为穷人中最贫穷的人、有需要的人、被边缘化的人奉献了一生。

xxvvii giornata malato_immagine

教宗很清楚地引用病人日的主题“你们白白得来的,也要白白分施”。尤其是在对于病人的关心与陪伴方面,教宗劝勉说:“在各个层面上,大家都要促进不求回报和分施的文化,为克胜盈利和丢弃的文化,这是不可或缺的条件”。

全文告充满了“不求回报”的意义,这是福音的基础。教宗提到慈善撒玛黎雅人的形象,也就是他停下来协助有需要的人的形象。这些是简单的行为,是在不求回报中的最可信的传福音的方式”。像经常所发生的,教宗方济各不只向天主教徒说话。陪伴和协助病人是属于大家的责任与服务,面对受苦者同时要求专业能力和仁爱的行为:“为了照顾病人,需要有专业能力和温柔,如同抚摸一样不求回报、直接而简单的行为,好使对方感到他是“亲”人”。

在文告中,就像以前多次发生的一样,教宗很坚决地谴责利益的偶像崇拜和“丢弃文化”的危险性,最近他将此定义为“当代世界“快速蔓延”的传染病”

在今天的社会中,(颂扬美丽、实力和权力;及具有破坏性的个人主义和自私主义)这些论述和逻辑经常占上风,在这方面教宗逆流而上,他提醒我们,我们是“受造物”。”每个人都是穷人,有需要和贫困的人”,他需要对方的照顾与协助;他不是一个单独的世界”经常记住这些能使我们“保持谦虚”,并“勇敢地”团结一致-“这是生存必须的美德”-,“它促使我们践行一个有责任的和赋予责任的态度”。向我们的“弟兄们”并为了“共同利益”- 像耶稣所作的一样,不断地俯就我们的贫困。

教宗贝戈利奥不忘提到义工的世界,一个还有人性和团结互助的世界的光明和希望:“人性的不求回报是义工行动的酵母,他们在社会医疗界非常重要,以具有说服力的方式活出慈善撒玛黎雅人的精神”

在文告中,教宗方济各“高兴并钦佩地”提起加尔各答的圣德肋撒修女,“她是一个让人看到天主爱穷人和病人的爱德模范”。教宗确认她的形象“帮助我们懂得,行动的唯一准则必须是对大家的不求回报的爱,不分他们的语言、文化、种族或宗教”。

世界病人日让我们想起2013年2月11日,当时教宗本笃十六世宣布了他放弃 罗马主教的牧职;在一次为宣圣的枢密会议中,他用拉丁语解释说:“在天主面前经过屡次反省后,我得出肯定的结论,我的体力不再适合以相应的方式来履行伯多禄牧职”。在有意义的露德圣母纪念日上(露德是苦难与患病者的绝妙地点,但他们是以极其尊严和深厚的信仰来生活),教宗拉辛格让我们懂得,教宗的使命也要通过“受苦”来履行,且要对付身体自然的衰退和老化。圣若望保禄二世也在他患病时,已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强大的见证。

正是从露德,今年1月6日圣母朝圣地院长安德烈·卡贝斯发表了消息,2019年将献给圣女伯尔纳德;她是获得圣母首次显现的小女孩,该显现于1858年2月11日发生在马萨比岩洞,现在此地成为病患与受痛苦者朝圣的目的地。本年专用的牧灵主题是“你们贫穷的是有福的,因为天主的国是你们的”,这特殊的一年会帮助我们更好的懂得这位年轻圣女,并通过她发觉圣母的面容。卡贝斯神父写说:“在我们所有人内有圣女伯尔纳德面容的一些东西,而我们能在自身内汲取和抓住关于她的许多小东西”,这位神父还写了一篇名叫“穷人是有福的”文章,大家可以反思这篇文章,为了步武圣女伯尔纳德的后尘。2019年1月7日是圣女伯尔纳德出生175周年纪念日,而4月16日将是她逝世140周年纪念日。


Leave a comment

天父的圣言在我们身上

耶稣受洗节

结束圣诞期的耶稣受洗节帮助我们思考我们的洗礼。如同福音所说,通过圣洗圣事,天也为我们开了,我们在信仰内听到天父的圣言:“你是我的爱子”。受洗的意思是“沉浸在圣子耶稣内”,并在祂内成为天父之子,就是传给我们祂的仁爱圣神的天父之子。我们都应该意识到喊说:“阿爸,父啊!”的圣神这个恩典的责任,并要感觉到以这方式传给晚辈信仰的紧迫性。

因为这缘故受洗也有被打发,被派遣的意思。也就是接受喊说:“阿爸,父啊!”的圣神,宣示对耶稣的信仰及公开宣称:“我想以圣神的恩典象祂一样生活,行好事以及从各种奴隶制度中解放人类”的意思。

 

Risultati immagini per battesimo di gesù

在这个传布信仰的见证内,在牧灵实践,教学和圣事礼仪内,必须要给天主圣言越来越多的空间。如果在给孩子施行洗礼时,我在他头上撒了点水,我做的是一个简单的行为;但如果 说:“我因圣父、圣子及圣神之名给你洗礼”,这就是使你重生的天主圣言;真的必须把圣言再付给水、油和面饼。否则会有风险成为只重视接受圣事的人,记录在更衣所内满是灰尘的记事本上的人。

上主不是因我们举行了圣礼和游行,而是因我们举行圣礼和游行时服务了人类,并宣告了拯救的圣言,才会将祂赐予我们双手的恩典带来成果。


Leave a comment

春节与四旬期的和谐

中国天主教徒保持中国文化也活出基督信仰。

Ambrogio 神父

马上又要过年了,商场和街道上已经有了些许春节的味儿了,作为一个基督徒,生在中国,不仅要过一个地道的中国味儿的年,更要过一个在基督内有生命的春节。

因为从小生在教友家庭,所以儿时过年的记忆总离不开一些宗教色彩,每年的三十晚上,大家齐聚圣堂,参与由主教主持的祈祷、弥撒,最后圣体降福,感恩、谢恩,同时也承认我们这一年的过错,求天主饶恕。

春节是农历的第一天,人们有相互拜年的习惯,作为基督徒在给亲人们拜了年之后,去圣堂,给主教、神父们拜年,互祝主内的平安和新的一年美好的愿望实现,然后弥撒感恩大祭。

Chinese-Traditional-Spring-Festival-2018-the-Year-of-Dog-1

这样美好祝福的一天,也在每个家庭表现出团圆之意,一家人一起说说笑笑,吃个团圆饭; 同样在一个基督徒家庭,人们很重视这一顿饭的新年意义,都会以饭前经开始求天主祝福这一整年,都能够有日用的食粮,都能不缺乏工作和家庭的圆满幸福。

春节是中国所有节日中庆祝的形式最为隆重的,一般持续庆祝十五天,所以学校的假期都是一个月左右。然而,每年的农历新年日期都不一样,今年的春节是圣灰礼仪的后一天,本是欢乐的日子,却遇到了教会礼仪年中的四旬期、、、

圣灰礼仪是四旬期的开始,也就是说: “整个春节期间,都在四旬期内。四旬期是为了复活节做准备。教会的号召是:祈祷、克己、补赎、悔改、施舍、守斋、、、

这些词语似乎和春节的喜庆、节日的欢闹,格格不入。是的,通往天堂的路和世界的路总是不能融合。不是天主不近人情,而是走世界的道路,终点站不是天堂。世界的快乐,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再享乐的日子,久了,也会空虚,再热闹的节日,终究也会曲终人散。唯有天主,昔在、今在、永在!

这个春节,邀请耶稣,与我们一起回家、只有祂,才是永恒的。今年,擦完圣灰、过除夕,把耶稣请到家里,平平安安过大年,天主的安排,真好!

 


Leave a comment

“第二步”:教宗哥伦比亚之旅的展望

哥伦比亚牧灵访问之旅结束了,在返回罗马的飞机上例行的记者招待会中,教宗方济各关于有一位记者提问他假设有一天回到这个拉丁美洲国家,他这样回答说:“我希望至少旅行的主题是「让我们迈出第二步」”。

 “让我们迈出第一步”是这次朝圣之旅的格言,我们可以说教宗真的支持了这个冲劲,现在整个民族也有信心继续走和好的艰难道路。

 在哥伦比亚宣布和好圣言是特别紧迫的。圣保禄宗徒在他致格林多人后书内提醒我们,天主将和好的话放在我们的口中,将和好的职务赐给了我们。

在扩大着他思考的视野时,教宗提醒我们,与天地万物和好也是紧迫的:“我们是高傲的,我们不愿意看。但关于人类对气候变迁的影响,科学家门是非常清楚的”。

 我们生活在一个,人类对受造物所做非法行为的意识增长的时代。受造物在我们周围损坏了,在我们的打击下衰弱了。人类与宇宙的和好是紧迫的;我们必须承认,某个基督信仰的神学所经常传达的一种夸张的人类中心主义,助长了对大自然的错误行为。特别是西方人,他们砍伐森林、为城市大污染所窒息、污染他们的海洋、他们必须恢复对大自然的尊重与爱护。

在这非凡的朝圣旅程中,教宗方济各提醒我们,教会是标志,是警卫,她说把爱放在集体经验的基础之上,是可能的,况且是在人是天主的肖像的本质中。与天地万物,人们之间和宗教之间的和好并不会徒劳无益由历史中消逝,因为和好在基督内已开始了。“天主曾藉基督使我们与他自己和好,并将这和好的职务赐给了我们”(格后 五,18-20)。我们想一想天主赐给了我们什么;祂没有赐给我们战争、种族主义、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和殖民主义的职务,祂赐给我们和好的职务。

说了这些,我们马上发觉我们应该以忏悔的态度来说:我们不是一个和好的团体;基督信徒是分裂的;在教会本身内存在着分裂的恶魔般的细菌。

但我们为何不和好呢?因为天主圣言在我们内没有正确的位置。上主对先知说:“你听了我口中的话,应代我警告他们”(则 三十三,7)。我们有时候宣告的不是出自天主口中的话;我们曾说过好多话,说它们是天主的旨意,但不是真实的,这些话曾经是今天有时仍然是权力、思想和道德主义的话,它们是胜利的话,所以我们成为了分裂的执行者。我们不要说胜利的话,而要说拯救的话。

 福音的圣言不作战,不是胜利的话,而是拯救、任爱与和好的话。这话托付给了我们。信德不是竞争,不是任何结构的维护,而是在历史中行走的道路,直到与天主完全的融合,也就是将来一切内的一切的融合。

总结刚结束的这次旅行是,教宗提醒说,小人物,孩子们能再次作为和好的真正老师:“哥伦比亚人最感动我的是:在四个城市内的街上有许多人群;父母亲把自己的孩子们举起来为让教宗看见,以便降幅他们。好像在说:“这是我的宝贝,是我的希望,我的未来。我相信这一切”。他们的温柔。那些父母亲的眼神。好美啊,美极了!这是一个标志,一个希望与未来的标志。一个有能力生儿育女,并能展示他们的民族,像是在说:”这是我的宝贝”,是一个有希望与有未来的民族”。


Leave a comment

她在黑暗中也知道爱人 纪念加尔各答德肋撒修女逝世20周年

今天是加尔各答德肋撒修女逝世二十周年纪念日,她是一位有非凡信仰的女士,以及一位被宣称是圣人的传教士。联合国秘书长哈维尔•佩雷斯•德奎埃拉在德肋撒修女去世的那一天曾说过:“她是联合国,她是世界和平”这些话有效地表示,这小女人在她对天主的信仰和对人类,每个人的信心中,能够表达的生活服务的宽度、幅度和深度。今天在她加尔各答家里的白色坟墓上,各个时间和不同信仰的朝圣者能念到若望福音的一节经文:“你们该彼此相爱,如同我爱了你们一样”。(若 十五,12)

 madreteresa

在成为行动的女人之前,德肋撒修女是个祈祷的女人。这也许可说明她在世界的苦难与苦楚的一生中活出的无畏力量。关于她自己和她的修女们,她曾说过:“我们是活在世界中的默觀者。「…」我们的生活必须是个持续的祈祷”。(R. Allegri, “Madre Teresa mi ha detto”, Ancora Editrice, Milano, 2010, pag.59)为了以生命和仁爱给基督作证,为了在一个越来越复杂与困难的世界上活出我们男人和女人的使命,今天静默和祈祷更为需要。

 当1946年8月份在加尔各答各种政治派别爆发了非常激烈的冲突时,德肋撒修女对每天看到的毁灭和死亡感到震惊,并开始感到她自己所称呼的“招唤内的召唤”。9月10日晚上她为了作退省坐火车去大吉岭市:“那天晚上我睁开眼睛看见痛苦了,并深入领会了我的圣召的本质「…」我感到天主要我放弃在我修会中的平静生活,好走到街上去服务穷人。这是一个命令。而不是一个建议、邀请或提议「…」”。(引述:Renzo Allegri, “Madre Teresa mi ha detto”, Ancora Editrice, Milano, 2010) 。是一个内心的招唤,一个祈祷静默中的声音,促使她开放接待穷人中最贫穷的人。德肋撒修女能够培养和实践接待的福音的恩赐。她首先在自己的心内,自己的时间里接待和寻找谁是孤独和被抛弃的。德肋撒修女打倒一切冷漠和虚伪的墙壁的同时,造成了共融的教会,。

在我们的时代,众多男女的许多磨难前,在各民族和各宗教人士的十字架前,德肋撒修女能够觀基督的面容,作为所有为爱奉献生命的人的衡量单位。以爱的力量,这位本身就是仁爱的修女能够做一件伟大的事,一件神圣的事;她给每个十字架取了名字,给予了尊严。给十字架取名有什么意思?

耶稣在祂默西亚完满的使命中不再是犹太人,他就是人:“看,这个人”。十字架上的名字就是人。我们的文化、民族和宗教差异的确重要,但在十字架上时,在去世时,它们不再有意义了。在消极情况下的这个平等是重要的,因为如同一个约会一样,耶稣把它承担在自己身上了:“当我从地上被举在十字架上时,便要吸引所有人来归向我”。所有的人。德肋撒修女被吸引了,并她又吸引了许多人来到人子耶稣,每个人的拯救者的十字架下。这就是为什么,像德肋撒修女所做的一样,我们不必要求政治提供任何宗教保护,而必须大力要求捍卫人类的,每个人的尊严。

有一个大公主意和各宗教间仁爱的对话,使德肋撒修女深信不疑:“只有一个天主,且是大家的天主;为此每个人在祂面前平等是很重要的。我总是说,我们要帮助一个印度教徒成为一个更好的印度教徒,帮助一个穆斯林教徒成为一个更好的穆斯林教徒,帮助一个天主教徒成为一个更好的天主教徒。我们相信我们的工作必须是给人们榜样。我们周围有475个灵魂:它们中,只有30家庭是天主教的。其他的是印度教的,穆斯林教的,锡克教的等…他们都信不同的宗教,但他们都来参加我们的祈祷”。(Lucinda Yardey, “Mother Teresa: A Simple Path”, Ballantine Books, 1995)

众所周知,德肋撒修女也经验过信仰的黑暗。在她死后发表的信件之一里,她写说“不管在心内,还是在圣体圣事里,我都感觉不到天主的存在”。她也吐露心声写说:“在我灵魂内我就经验到那可怕的痛苦,那种天主不在,天主不要我,天主不是天主,天主真的不存在的痛苦”。

 那些年德肋撒修女再次以在爱内捐赠的至上行为,真的把自己全身奉献给奥秘了,她用令人印象深刻的话描述该行为,说:“我开始爱上我的黑暗,因为我相信它们是耶稣黑暗和祂在地球上的悲伤的一小部分”。(Franca Zambonini, “Madre Teresa: la mistica degli ultimi”, Paoline, 2003, pagg. 3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