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AltriOcchi blog – 以不同的眼光看世界-博客

"C'è un solo modo di vedere le cose finché qualcuno non ci mostra come guardare con altri occhi" – "There is only one way to see things, until someone shows us how to look at them with different eyes" (Picasso) – "人观察事物的方式只有一种,除非有人让我们学会怎样以不同的眼光看世界" (毕加索)


Leave a comment

中国孩子唱“加油耶稣”

趁意大利总统塞尔焦•马塔雷拉这几天在中国国事访问之际,一群中国小学生们演唱了意大利电视节目“金币”的一首歌曲,名叫“加油耶稣”。

有如意大利总统府网站和北京意大利大使馆推文上所写的,马塔雷拉总统会晤了重庆市人民小学的师生们,重庆位于中国中南部,有约三千三百万居民。在总统访问学校期间,一群孩子迎接他,并唱着“加油耶稣”,这是“金币”节目2010年十月播放的第五十三年度歌曲比赛中的一首。这首歌由西满•德亚那主唱,并如所有歌曲比赛一样,由博洛尼亚安多尼儿童合唱团伴唱。根据网路快速搜索,透过网路上的一个视频,“加油耶稣”这首歌在中国受到热烈欢迎,是当年安多尼儿童合唱团在维罗纳圣费尔莫教堂表演后不久,为庆祝同年的圣诞节放在网路上的。如“天主教家庭”杂志记载说,这个有中文字幕歌曲的视频(字面标题为“加油耶稣”)在中国创下了1.5亿人次点击率。独唱者是一位四岁的小女孩,名叫弗朗西斯卡。在这帖子的底部有这首歌的意大利文和中文的歌词。

“加油耶稣”这首歌表示孩子知道他们周围的邪恶,并知道他们能面对邪恶的局限。孩子也显示出在看见其他人,也就是成年人,不快乐时的忧虑,并有意协助他们。但这首歌的重点是论及耶稣,不光是因为孩子看到耶稣为世界的邪恶忧虑,而想安慰祂。也因为耶稣之爱能胜过邪恶,使世界变得更美,而世界因美丽而被拯救。就如这段有意义的歌词写说:“我想有了爱就能做许多事情。比如安慰一下耶稣。加油耶稣,请不要担忧,如果从天上看这世界很丑陋,因着你的爱仍可怀着梦想,并在地上拥有天堂的一隅”。

这首歌是海洋中的一小滴水,那里有关信仰和基督的标记,在我们西方社会中正逐渐消失,甚至在曾被认为是基本的环境内,例如在儿童与青少年的教育和休闲的时刻。比方说在罗马圣诞节时很心酸地只看见一般有关“节日快乐”的标志,而带有宗教性的图像或描述的贺卡,必须去天主教书局才能找到。一般尚能看见圣诞老人和雪人,有时也能看见天使(然而不必需有基督信仰的内涵,或是因为时过境迁,丧失了一些这种内涵),但是几乎再也看不到白冷城的马棚和圣婴耶稣…

“加油耶稣”这首歌也是中国大地里的一滴水,因为在中国天主教信仰继续成长,不管有什么困难、黑白划分或矛盾…歌词承认耶稣“使人怀着梦想”是很美丽的。如果父母理解耶稣是年轻人的意愿、渴望和不安的答案,许多不幸,许多世界的邪恶一定不会存在。在大中国也是一样,突飞猛进和令人惊讶的经济与社会发展陪伴着一个使人警惕的精神与道德价值的空虚,尤其是在青年世代当中。一个美丽、平静、在日常生活上及自己每天的职责中经验过的信仰,一个指向耶稣本人的信仰,那个使我们内心自由和把近人放在中心的耶稣的信仰,能否为大中国成为一个“更加往前迈进的步伐”呢?耶稣这个人能否吸引中国青年,使他们的生活变得更美丽、更走向一个经济和社会富庶的幸福生活,一个更有人性、更少个人主义和在内心与精神上更加丰富的幸福生活呢?

在安多尼儿童合唱团最近两个中国巡回演出之一的游记上我们可以读到:“听见观众向“加油耶稣”喝彩,或是安静地聆听“李奥内修士的降福”,再想起那些歌词的那么普世性的讯息,使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我们唱了意大利文、英文、中文、西班牙文、法文和拉丁文的歌,结果都能听懂,一切都适合孩子”。那些比较留意教宗新闻的人,必会记得教宗访问一个罗马本堂的时候,初领圣体的孩子们曾向他献唱“李奥内修士的降福”。

这不是第一次在中国有一个合唱团唱了“加油耶稣”。我们在网路上发现杨国庆老师指挥的青岛爱乐少年合唱团也唱过这首歌,另外还唱了一首(“白冷城有恒星”)。但是我们祈祷和期望,在这么重要的官方机会上选择了这首歌,是根据教宗方济各的努力和意图,代表教会和中国之间建立桥梁的另一个小标记。

歌曲 (意大利文 和 中文)

Forza Gesù

Ogni sera quando prego nel lettino

Penso a quello che si vede da lassù,

Tutto il male che viviamo sulla terra,

Ogni lacrima che scende sale su.

Tu mi dici cosa mai può fare un bimbo,

Come può contare piccolo com’è.

Con l’amore penso si può fare tanto

Per esempio consolare un po’ Gesù.

Forza Gesù, non ti preoccupare

Se il mondo non è bello visto da lassù,

Con il tuo amore si può sognare

E avere un po’ di paradiso

Quaggiù.

Avere un po’ di paradiso

Anche quaggiù,

Avere un po’ di paradiso.

Quando dico la preghiera del mattino

Prego per la sorellina ed il papà,

Per la mamma che mi sta vicino

Mi sorride, mi dà gran felicità.

Ma poi penso a tutti quei bambini

Che non sono fortunati come me,

Senza amore si cresce con fatica

Che dolore tutto questo per Gesù.

Forza Gesù, non ti preoccupare

Se il mondo non è bello visto da lassù,

Con il tuo amore si può sognare

E avere un po’ di paradiso quaggiù.

E’ importante la preghiera di un bambino,

E’ importante perché nel suo cuore ha

La bellezza che al Signore dà un sorriso,

La bellezza che il mondo salverà.

Forza Gesù, non ti preoccupare

Se il mondo non è bello visto da lassù,

Con il tuo amore si può sognare

E avere un po’ di paradiso

Quaggiù.

Avere un po’ di paradiso

Anche quaggiù,

Avere un po’ di paradiso

Anche quaggiù!

 

加油耶稣

每夜我都在小床上默默回顾

经历那位多少的祝福

也许地上难免仍有许多痛苦

每滴眼泪他都为我们细数

人说小孩去做不可能会成功

怎能指望小孩去完成圣工

我想有爱的话就有能力传送

比如安慰耶稣让他更轻松

加油耶稣 请你不要担忧

即使从天上看这世界很陈腐

有你的眷顾 梦拉开帷幕

天堂的一角可以落户 此处

天堂的一角可以落户 地上此处

天堂的一角可以落户

清晨我的祷告向他心意倾吐

为妹妹还有我地上的生父

陪伴妈妈一同祈祷很幸福

她的微笑让我心里很满足

想起许多小朋友在世界各处

他们并非和我一样的幸福

没人关爱的他们成长艰苦

这对耶稣来说他也很伤楚

加油耶稣 请你不要担忧

即使从天上看这世界很陈腐

有你的眷顾 梦拉开帷幕

天堂的一角可以落户 此处

即便一个小孩祷告也很重要

因为他的心中有一份美好

这份美好传递给主一个微笑

这份美好可以拯救这世道

加油耶稣 请你不要担忧

即使从天上看这世界很陈腐

有你的眷顾 梦拉开帷幕

天堂的一角可以落户 此处

天堂的一角可以落户 地上此处

天堂的一角可以落户 就在此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房子和教堂倒塌了,但意大利仍屹立不摇 

于方济神父

房子和教堂倒塌了,但意大利仍屹立不摇 房子和教堂又坍塌了;商店和人民聚会的地方也倒了;感谢天主没有任何人遇难。今早七点四十分在意大利中部又发生了强烈地震。诺尔恰市受灾最严重;古老的圣本笃大殿(St. Benedict Basilica,in Norcia) ,以及圣妇里达教堂(St. Rita Church of Cascia)也都倒塌了。但是这个地区从八月二十四日到今天受到如此摧残,在圣本笃和圣妇里达见证过福音的土地上,虽然在恐怖的黑暗中,今天看见了生命和希望的一大迹象。

大家从他们自己的房屋逃了出来,集合在小镇的大广场上。我们看到神父修女跪在地上祈祷;青年男女也在祈祷;甚至不信教的人也在那里,作为人类上的弟兄姐妹来见证整个镇的痛苦,而且首先见证了具体的共同意志,见证了一起从新开始的愿望。

为了这个基督信徒和非教徒的团结意志,它代表我们国家最美丽的一部分,我感谢了天主。不晓得为什么,我想起了“卡米洛神父(Don Camillo)与佩彭内(Peppone)”电影中美丽的意大利;然后我想起了许多精彩的故事,有关一个家庭和团结的意大利,一个在两次世界大战的悲剧中,或是在恐怖主义的“铅时代”(七十年代)时期,唯一紧密相拥的意大利。我也想到我们这个大国家,它虽然有经济困难,但立刻张开了双臂和心灵,来接待移民和寻求庇护者。

这几个小时的报告给我们讲述一个经受打击和痛苦的意大利。历史却是讲一个有时侯被打倒,但永不会被打败的意大利;一个有广场和教堂、市民和神父们的意大利,一个有希望、祈祷和首先有爱情的意大利。


Leave a comment

德肋撒姆姆,为中国祈祷!

我们收到有些中国教友有关德肋撒修女的反思。他们都是年轻人。

Teresa: 凡你们对我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个所做的,就是对我做的。(玛25:40)德肋撒姆姆的一生践行着耶稣基督所说的这句话!她是贫民窟的圣人,她是加尔各答的天使,她是怜悯的缩影,因为麻疯病人、垂死者和穷人中最穷者是她的好朋友!德肋撒修女生前渴望来中国为中国穷人服务,但未能如愿!现在,亲爱的德肋撒姆姆您即将封圣,请在天上常常为中国祈祷!为中国的穷人祈祷!

德肋撒修女以博爱的精神,默默地关注着贫穷的人,使他们感受到尊重、关怀和爱。德肋撒修女,没有高深的哲理,只用诚恳、服务而有行动的爱,来医治人类最严重的病源:自私、贪婪、享受、冷漠、残暴、剥削等恶行;也为通往社会正义和世界和平,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

image.jpeg

胜娜:德肋撒修女她以博爱的精神,默默地关注着贫穷的人,使他们感受到尊重、关怀和爱。德肋撒修女她没有高深的哲理,只用诚恳、服务而有行动的爱,来医治人类最严重的病源,同时也为通往社会正义和世界和平,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正因为如此平凡的她成为了全世界慈善撒玛利亚人的典范。

闫利娜: 想到中国曾经拒绝过这样一位,为了拯救弱小踏入战火的修女,我是这样的酸楚难过。想到她做的每一件细微的事,这些事,其实都是我们可以做却做不到的事,为我们自己汗颜的同时,她会成为一盏明灯,指引我们前进。

青露: 她爱人超过了爱自己,她这一生从没有为自己考虑过而是把天主永远的放在第一位,她的爱是如此之大!

伟涛:爱,直到受伤,德肋莎修女完全诠释出这句话的真理了,我喜欢她在爱中的执着,在爱中的喜乐,她心里眼里脑海里都是给予别人。

 

 


Leave a comment

方济各教宗与中国

Theresa Maria Xiao

「在远东和世界各地,数百万的男人和女人将要庆祝农历新年。我希望在他们的家庭中他们都能经验和平与安详。」亚洲时报在线刊登出一篇完全集中在中国的访问(http://bit.ly/1KTQ8No ; 中文的翻译: http://www.xinde.org/News/show/id/35990.html)几天后在三钟经时方济各教宗用了以上的话向中国人和东亚人致以他的祝愿。农历新年或春节在东亚和东南亚,主要在中国,是个最重要的和有名的节日之一 -我们比较喜欢这些较少以欧洲为中心的名称-。对访问者-终于是一位精通古代和现代中国的汉学家-方济各教宗用赞美的话说中国「中央王国」是一个有「大文化」和「无穷智慧」的「大国」,一个「给世界奉献良多」的国家。

image.jpeg
方济各教宗追随近几位前任的足迹,对中国表示非常关心。不过,他跟其他教宗的区别主要在于他是耶稣会士和拉丁美洲人。这肯定是个「较强的优势」,也许在长期和棘手的「中国问题」上可以裁剪出更大的工作空间。当然,中国把耶稣会士与对话、开放、科学、文化的观念联想到一起-典范式地体现在伟大传教士Matteo Ricci,中文叫利玛窦,的身上。方济各教宗不是来自殖民的西方的事实(这甚至今天中国人回忆那段历史仍是很伤心的一页,一个不幸事件,一个打开的伤口),很可能使中国人视他眼他的前任不一样。西方列强在中国人眼中,常跟外国传教士连在一起。甚至今天仍坚持这观念,也就是说基督教只能为「帝国主义的西方」作出贡献的一个外国宗教。过去有个说法:「多一个天主教徒,少一个中国人」,那是为了强调不相容性,至少在中国人的想象中在中国和基督教之间几乎是「势不两立的」。

方济各教宗很小心地,却似乎有决心地,采取了跟中国和解及对话的道路。当然这是跟随他前任的步伐,尤其是向中国天主教徒写的信(http://bit.ly/1Xcv63I),该信也许是在若望保禄二世教宗任期内已构想,并被本笃十六世教宗实现的。但是方济各教宗降底声调和少留空间给那些无疑有权威性的,垄断性的,尤其是近几年来经常只是控诉中国阴暗面的声音。某些人的某些音调、某些坚持性和某些代表中国的方法,冒着了几乎像是「灾难预言者」的危险,与方济各教宗的教会不一致;那是一个对话的、相互尊重的、和慈悲的教会。该教会在看「与其分开不如联合」的事物,并为之工作。教会是梵二大公会议后的教会,在二十一世纪不能继续「规避」(常用似乎是五、六十年前的老图像来标签)中国,只通过侮辱和伤害到中国天主教徒的定罪和甚至逐出教会,来跟中国建立关系。古代文明的大中国,生活在西元前五百年的道德导师和社会融洽的大师孔夫子的中国。产生了有深度思想的道教,而后演变成有创造活力的宗教灵修的中国,并从印度接受和塑造了佛教,使它跟本土的哲学和宗教传统结合成互相丰富的中国。及至现今,在发展中国家第一个达到千年发展目标的,并在1990-2005年使4亿7千多万的人口摆脱赤贫的中国。这为世界是个具体的榜样,它代表着如果有政治意愿,就能打败贫穷。取了亚西西圣方济各名字的教宗当然没有遗忘这个目标-不像许多的宗教人员,记者和不同名衔的评论员那样。因为方济各教宗能依靠很接近他的人,他们懂得和了解中国并深深地符合他所要走的路线。这当然是个谨慎和有耐心的策略,但不代表关闭和缺乏为了达成妥协而对话的意愿。很多人不喜欢这些话,他们看不到很多大大小小的现实,在那里调解是唯一可行的路。这些人也许不知道「中庸之道」也是中国文化的一种价值-中庸是儒家经典的四书之一。中国文化强调和谐,趋向于寻找它、看见它,甚至在西方观念认为是对立的地方,也是不可或缺的。同时也常常很重视形式,「礼仪」。

对方济各教宗指示的「走出去」的教会来讲,这可能是对话有成效的一个大好机会。以诚意的尊敬,结合深入的实用主义,去看待曾经是和现在是的对方。一个在社会经济发展方面阔步前进,并在国际舞台上取得了一个重要位置的「大国家」。不是没有「阴暗面」-例如环境问题,一个彻底又或许太快的发展的可持续性,社会不平等的日益增加,与国内大量移民现象有关的挑战,人口的老化…更不要提消费主义和急骤的唯物主义了,它们正侵蚀着家庭关系和人际关系,败坏着传统价值和危害着下代青年的未来。中国自己学会了认出这些问题,而现在试图寻找解决之道。

方济各教宗也再次显示他懂得这一切。透过「光明和阴暗」是人类历史、民族历史的一部分,而且必须跟它自己的历史和过去和解,教宗在接受访问时不但对中国说了这句话,而且也是对我们大家和所有国家说的。中国教会也很需要这样的和解。该教会(常以刻板印象、单纯的方式、没有直接认识过它的人为代表)在非常困难的时期保持了信仰。是整个的教会,不光是一部分。这肯定是出自灵感,圣神的倾注的一个礼物,一个恩典。

我们确信并祈求方济各教宗不要弃而不顾而要重视并完成这一切,不要延续僵持状态,仍停留在裹足不前的立场。必须向前看,走的更远,好使普世教会更多地和尊敬地陪伴中国教会,为的是能够较好地面对新的和更近的挑战-同样的挑战也摆在「西方」的教会(更多是一般的社会)面前-要早些面对免得为时已晚。也就是说世俗主义,世俗的生活方式,追求名利和唯物主义,个人主义-这些挑战也冲击着基督徒并可能导致他们对存在的选择产生质疑,使他们的信仰见证变得模糊。教会内还有圣职人员和修女们(文化、神学和灵修)培育的问题,平信徒的参与,和一般来讲大公会议的实践,基督信徒在社会上和文化界的角色与见证,在基督信徒是少数,及富裕生活的增长,开始让年轻人更难做出彻底的生活选择,与完全地奉献给教会的背景中传扬福音……

现在是打破「敌意」的「旧墙」的时候,在共同的价值中找到焦点就能多为缔造世界和平作出贡献,而且也能支持中国教会变成一个真正走出去的教会,这是方济各教宗从不厌倦地指示的话。


Leave a comment

玛达肋纳及妇女们:耶稣忠实的门徒们

于方済神父和罗木兰

今年六月三日圣座礼仪圣事部公布了一道法令,“遵照方济各教宗表示的意愿”,把抹大拉的圣女玛利亚必守的纪念日提升至礼仪庆节的等级。教宗在慈悲禧年中做了这个决定—-该圣部秘书长阿瑟·罗氏总主教解释说—-“是为了说明这位妇女的重要性,她向基督表示了大爱,并被基督深深的爱着”。

抹大拉的玛利亚(或玛达肋纳)在耶稣的生命高峰,在哥耳哥达山上,跟圣母玛利亚和圣若望一起站在十字架下(若 十九,25)。她从来没有像门徒们那样因害怕而逃避,也从来没有像伯多禄一样否认耶稣,从她皈依的那一天起,直到耶稣去世站在十字架下,她一直是时时刻刻都在场。逾越节当天早晨主耶稣叫着名字显现的第一个人就是她。

在罗马弥撒经书里,如以上所说,从今年开始,七月二十二日举行圣玛利亚·玛达肋纳庆节,瞻礼中有一篇读经取自雅歌:「我遂起来,环城巡行,在街上,在广场,寻觅我心爱的;我寻觅,却没有找着。城里巡夜的卫兵遇见了我,我便问道:你们看见我心爱的吗?」(歌三,2)。这是一篇杰出的经文,自然地在玛利亚·玛达肋纳的一生中接二连三地付诸实行。其实她寻找了她自己生活的意义、她决心寻找耶稣,没有放弃任何领域,不只在她心内,也在她的周围寻找;她不只在神圣的领域,也在世俗的空间中寻找;不只在走向完美的行程中,甚而可说也在失败中寻找了祂。关于这一切,值得一提的是皈依的妓女这传统的认知,没有任何圣经基础。

天主被抹大拉的玛利亚找到了,在复活的主基督叫着她名字的时候就永远被找到了,也就是说祂同时承认这位妇女的见证,和她建立起甚至比死亡还坚强的感情关系。

「女人,你哭什麼?你找谁?」(若二十,15)。『耶稣对她说:「玛利亚!」』(若二十,16)。我们从逾越节早晨这个不平凡和范例式的相遇能汲取一些教導。教会亏欠妇女们很多,她们是复活者主基督的可信和忠实的见证人。当然该从耶稣的母亲玛利亚算起。天主决定以婴孩的形象完整地显示在世界上,所以出生在一位妇女的怀里。他为了证明爱情胜过死亡而复活的时候,首先显现给妇女们。信仰中最重要的两个奥秘—-道成肉身和复活—-天主选择妇女们,信赖她们。在这两个永远改造了世界历史的时刻之间,耶稣在祂短短的生命中,经验了及提高了他跟许多妇女们的友情,这些妇女都是他忠实的门徒们。像今天的许多妇女一样,她们确实代表着教会的一大财富:母亲、祖母、修女、女教师、 许多女义工和为从事仁爱工作及照顾病人、穷人和有需要者的女性员工…这个在许多范围内“照顾他人者”正是女性,在教会的生活中多有存在。我们要像天主一样,把这个存在、这个神恩和这个恩赐的价值充分发挥。

「你别拉住我不放,因为我还没有升到父那里;你到我的弟兄那里去,告诉他们:我升到我的父和你们的父那里去,升到我的天主和你们的天主那里去。」(若二十,17)。我们不要让已经过时的,并且没有圣经基础的,大男人主义和教权主义影响着教会的生活和使命。我们要把越来越多的空间,给于在日常生活中和没有大吹大擂地在教会各个现实内—-牧灵、仁爱、使命和教育机构内服务的妇女们。


Leave a comment

La Settimana Santa e Pasqua in una comunità della Cina

Riceviamo e pubblichiamo una testimonianza su come ha vissuto il Venerdì Santo e la Veglia di Pasqua una comunità cattolica nella provincia dell’Hubei. Ci scrive il sacerdote don Paolo Zhang, che con gioia ci comunica che durante la Veglia sono stati celebrati quattro battesimi. Rimaniamo in unione di preghiera con gli amati fratelli della Chiesa in Cina, cui siamo grati per la testimonianza di fede e di vita. 
 
We receive and post a witness about a Catholic community in Chinese Hubei province. The photos were sent to us by fr. Paolo Zhang, who presided the liturgical celebration of the Good Friday and the Easter Vigil Mass on Saturday night, during which four baptisms were celebrated. We are most grateful to our dearest brothers and sisters of the Church in China for their witness of faith and life.
 
Foto: P. Zhang/ConAltriOcchi





 


Leave a comment

开堂门的方济各神父

Francisco(后称方济各)神父出生在普拉提(原文Prati,草坪、花园之意),是地道的罗马人,大学时读的是现代史,27岁进修院,1999年4月25日33岁时在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手中接受铎品。晋铎后,先在罗马南部郊区服务做副本堂和本堂,2010年来到山上圣母堂(Santa Maria Al Monti)出任本堂神父。方济各神父是我们此次朝圣旅途中罗马站的东道主,他热情地带领我们参观教堂、拜访修会。几天下来,我们对这位拥有一张可爱的娃娃脸的罗马神父有了更深的了解。





   关心社会 服务穷人

   2015年9月,方济各神父响应教宗方济各的号召,开始在堂区为中东难民开办免费意大利语班,该班授课周期为一年,邀请明爱的老师和堂区志愿者周一至周五每天上午授课2小时,帮助难民融入意大利社会的能力。班中现有的20多个难民分别来自尼日利亚、叙利亚、埃塞俄比亚等国家,其中14人是穆斯林,有两位天主教教友。从山上圣母堂可以通往教室,但信仰非常严肃的穆斯林一般不会穿过教堂去教室,担心对别人的信仰不尊重。有一次,神父忘了提前打开通往教室的门,学生只好从教堂经过,后来一位穆斯林觉得十分不安,向神父道歉担心神父怪罪,哪知神父只是简单地说:应该我道歉,请你们原谅我没有开门才是……”神父的宽容和谦逊让穆斯林学生大为感动。一天下午,方济各神父带我们拜访正在上课的学生,刚进来不大会儿他就又出去了,取回一个小火炉,打开一看,发现没有燃料了,立即转身回去,取了燃料,封闭好,点着。原来他进来后感觉教室不够暖和。为了帮助难民解决住宿,方济各神父甚至把自己的住所隔开,为来自叙利亚的一家三口装修了一个小家。

   其实,方济各神父一直以来都十分关心穷人。热心教友莫妮卡几年前发起了服务亚洲穷人和亚洲神修女的培育的“TherAsia”服务组织,神父一直是坚强的后盾,大力帮忙宣传和推动募捐。(“Ther”指法国里修小德兰和印度加尔各答德兰修女,意在用两个德兰的精神服务亚洲穷人和穷人中的教会。一般项目都是由当地合作伙伴来具体执行,目前服务地有印度、越南)。

   此外,方济各神父还与一个修女会(Missionary sisters of St Peter Claver)合作,每周六上午10点到12点利用修会大门内宽敞的廊道为穷人发放食物,来领食物的移民穷人居多,每次至少80多人,方济各神父组织了堂区志愿者服务,食物来自超市捐赠和教友们的捐助。他的堂门口有张海报:买多一点也好,可以给穷人。除此之外,这些人如有其他需要,比如法律文件上的,神父也会想办法找人帮忙。当我们感叹方济各神父对穷人花费那么多精力时,他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我们需要做得更好些……”

   天主的心比人的心大

   方济各神父的堂区内有8个男修会和7个女修会,每个修会每天都有弥撒,修女和会士们也经常举办一些福传和慈善活动。笔者半开玩笑地问方济各神父,这么多团体在周围,他们有的做得也很好,你不担心教友和捐款流失、光荣归于别人?开始,神父对这个问题似乎没有理解,我又问了一遍,他才明白了,想了想说:“修会举办活动一般都会提前征得我的同意,但我没有不同意的时候。而且大家更多的时候是合作,比如近期就要一起组织献主节的合唱活动。大家都是做天主的事,人越多越好啊!”

   2010年,方济各神父把辖区内一个使用率不高的教堂送给一个东正教团体使用(罗马教堂很多,有时走上几十米就会看见一座教堂)。当时不少人持反对意见。但他说,那么多东正教弟兄姐妹,非常好的信仰,非常朴实的人,都没有地方恭敬天主,我们一直讲包容、讲合一、讲对话,难道教堂就不能和弟兄分享吗?

   相比教堂这件事,他的另一个举动引起的争议更大。当时,堂区内的一位教外人自杀,其葬礼在教堂临近的小广场举行。举行葬礼时,方济各神父在教堂内也为他鸣钟,像给教友举行亡者弥撒之前一样鸣钟致哀、让人祈祷。这件事招致了很多人的批评,甚至他的同学神父也指着鼻子批评他。但神父还是有他的理由:这人做过很多有爱心的事,鸣钟是表示尊重和陪伴亡者及他的亲人,作为慈悲为怀的教会应该这样做。天主是“缓于发怒,极其宽仁的。”(咏86:15)

    打开天国之门

   方济各还有一个职务——罗马教区天主教劳工团体(ACLI)的神师。该团体有三个目标:忠信于工人利益、服务公共利益、生活福音。生活福音是最终目标,不管是商贩、公司老板、职员、政府工作人员,都应度符合福音的生活。方济各神父特别强调的就是这个最后的目标:他不仅喜欢维护人们的现实利益,更愿意、更渴望的是帮助人寻获福音,找到天国之门。

   说到门,欧洲城市中几乎所有的老城区的街道都非常狭窄,夹在各种建筑之间的教堂虽然历史悠久、气势雄伟,但几乎都是临街的,没有院子,也没有看堂人。方济各神父的山上圣母堂也没有守门人,每天早上7:30他自己把堂门打开,晚上22点左右再把门关上

   从1999年圣神父时他就觉得教堂的门应常是敞开的,随时欢迎每一个人进来。因为他觉得,现在人们工作节奏快,很多人上班赶不上弥撒,但教堂的门每天开着,为大家提供祈祷和接近天主的方便。不仅附近工作的人们能找个时间到教堂坐一下,和天主谈谈心,那些旅客、朝圣者更是有了停下脚步反省的机会。方济各神父认为,绝不能让人想祈祷时教堂却是关着的。用他的话说:“教堂关门是教会的丑闻。”几天时间,笔者确实发现,不管什么时候,教堂里总是有人静静地坐着或跪着。让堂门常常开着,这是方济各神父最自豪的事。

        爱是基础

   方济各神父的堂区大约有1万名教友,每天他除了弥撒和固定的讲授教理的时间外,上午一般是在办公室工作,下午是接待或探访教友。他的堂区除了婚姻、教理、玫瑰团等不同组织外,还开展了很多其他活动,比如请些专业人士介绍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文化、组织孩子们踢踢球,如果有时间他还会骑上自行车到其他教堂去“朝圣”。今天的社会给修道圣召带来很大冲击,方济各神父以前工作的堂区就曾有3个神父陆续离职。笔者问当时是不是对他的圣召也带来了很大的打击,他说有,但最终“自己一定要知道自己的路,清楚自己要什么。”

   方济各神父去过中国两次,笔者问他对中国的神父弟兄有什么建议时,他说并不太了解中国的具体情况,但是觉得所有神父们都能做的,也是应该做的,就是尽量爱护你的教友,像穷寡妇奉献全部,这也是传福音的基础

   方济各神父的山上圣母堂位于罗马第一区,罗马文化中心地带,也是凯撒大帝的出生地,教堂前方200米是斗兽场,右面是古罗马遗址;左边是罗马有名的圣母大殿。就是在这样一个历史、文化、经济都让人惊叹的地方,我们“发现”了一个开堂门的神父,但哪里不需要这样的神父呢?这位富有爱心而又大胆开放的方济各神父有一天竟然接到了教宗方济各打来的电话。当他听到对方说“我是方济各圣父时,一时间懵住了,原来教宗亲自电话回应他写的关于家庭的信,开放、简朴、关心穷人的教宗也许还知道这位方神父的很多事呢。

   愿更多的教堂敞开大门,为耶稣迎接需要休憩的心灵!

信德报纸,2016/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