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AltriOcchi blog – 以不同的眼光看世界-博客

"C'è un solo modo di vedere le cose finché qualcuno non ci mostra come guardare con altri occhi" – "There is only one way to see things, until someone shows us how to look at them with different eyes" (Picasso) – "人观察事物的方式只有一种,除非有人让我们学会怎样以不同的眼光看世界" (毕加索)


Leave a comment

四旬期第二主日:耶稣显圣容

施省三 神父

主内的兄弟姐妹们:

我们刚才聆听的是《圣路加福音》记载的耶稣显圣容的故事。这部福音和其他两部《对照福音》一样也提到梅瑟和厄里亚以及从天上传来的声音。梅瑟代表《旧约》的第一部分:《法律》;厄里亚代表《旧约》的第二部分:《先知》。《法律》和《先知》共同出现,表示全部《旧约》都为耶稣作证:证实有关耶稣受难的事迹。那就是:后来,耶稣死而复活后,责备他的门徒说的“哎!无知的人哪!为信先知们所说的一切话,你们的心竞是这般迟钝!默西亚不是必须受这些苦难,才进入他的光荣吗?”那句话所启示的道理。

A5DCC2DA-43B4-4D14-B598-49463F776D5C.jpeg

但是,在三部《对照福音》中,只有《圣路加福音》用了“光耀”一词来描述耶稣的圣容。光耀就是光荣,在圣经中,它有丰富和特殊的意义。本主日弥撒中的两篇读经也在不同的意义下,谈到了光荣。在第一篇读经中,天主的光荣显现在太阳西沈后令人害怕的黑暗中,又显现在那从亚巴郎摆设好了的两行肉块中间经过的冒烟的火炉和燃烧的火炬上。在第二篇读经二里,圣保禄宗徒谈基督信徒的肉身复活,说那时他将相似基督的光荣。

这样说来,主内的兄弟姐妹们,我以为:本主日的弥撒礼仪对今日在我们国内的天主教会而言,有两个宝贵的信息。

一个是消极,一个积极的讯息。消极的,是不必和世俗社会“计较”或“对抗”。积极的,是并不因为受到委屈而灰心。

因为教会,如同默西亚,耶稣,也必须受些苦难,才进入它的光荣的。

基督我们赞美你。亚孟。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活出祈祷的幅度

丙年四旬期第二主日福音默想

 鱼方济神父

 本主日福音给我们讲耶稣显圣容的故事。福音里写说,耶稣登山祈祷,而“正当他祈祷时,他的面容改变了”(路 九,29)。

img1

祈祷改变生活,使人越过面纱、越过眼泪深入地洞察事理;祈祷可擦干眼泪,使脸面带笑容,容貌的改变,是因为与天主有密切的关系,倾听祂,并与祂进行对话。虽然有时祈祷曾经导致迷信和魔术,但古人知道祈祷的重要性。古代的人是个有深刻精神修养的人。而现代的人经常是个只会计划的人;他计划好时间与地点,但不再祈祷。我们都必须小心,不要从我们的生活中除去在我们信仰之前我们本性上的基本幅度。

祈祷是美妙的,“在这里真好”圣伯多禄这么说(路 九,33)。我们必须找回信仰、祈祷和福音耶稣喜讯的美妙。我们要恢复灵修、超性和末世学的信仰幅度。一个沦为道德注意痴迷的基督信仰不是真实的,它不从内部改变我们,也不在外表改变我们的容貌,它不使我们走向基督内救赎的道路上,且经常与当时的权势结盟,使门徒们沦为一个主人的愚蠢仆人。

而且本主日福音跟在耶稣受难的首次宣告之后。人子必须要受很多苦,被弃绝和被杀死。这经常也是所有基督信徒冒的险。生活上不缺少漫长的黑暗时刻;但上主邀请我们注视祂:“你们瞻仰祂,要喜形于色”(圣咏33)。耶稣显圣容不光是天主光荣奥秘的预告,而且也是我们日常的肯定,天主一直和我们在一起,尤其是在伤心、黑暗和痛苦的时候。

耶稣揭示了一个新的信仰重心,也就是人类状况的神秘、与黑暗。天主即将藏在一个死亡旅程的痛苦、黑暗中;耶稣将被判处死刑。天主耶稣基督的奥秘就是藏在人类的痛苦状况中。那里我们必须居住,那里我们会找到光明。

 让我们重新发现祈祷的幅度,不仅有如在静默中、在默观天主中、在圣言的默想中停留的时刻,而恰恰有如心里的状态、有如我们生活的内在空间。这尤其是这四旬期的一个邀请,让我们在此期间默观耶稣死而复活的奥秘。


Leave a comment

眼光和话语

丙年常年期第七主日福音的默想(德 二十七,5-8  圣咏91  格前15,54-58  路 六,39-45)

鱼方济圣父

 眾人的眼睛都注視著他。路加圣史在福音里这样描写耶稣回到纳匝肋,祂在刚宣读依撒意亚先知书卷中的圣言之后所发生的事。

我们从福音里知道耶稣多次想要看祂旅程上所遇到的人;匝凱、犯姦淫的婦人、拉匝祿,还有许多其他人。同样人家也想要看耶稣。说到底基督信徒的生活就是这些眼光的结果。天主与人类相互寻找对方。

仅注视自己,不是基督徒生活;首先看自己的罪过,而不看别人的罪过,不是基督徒生活;光看规范与规则,也不是基督徒生活。

 福音召唤我们去克服公正和不公正、罪过和道德之间轻易的对立。比如慈爱的父亲比喻中的长子也是个罪人。他做了什么?他什么也没做!他没有懂得爱情罢了。他不懂爱情,而以自己的眼光怀疑地看待一切及所有的人;我们还记得当时经师和法利塞人向耶稣窃窃私议,因为他们“看到”耶稣和罪人一起用餐。首先正是眼光的暴力;我们经常每天要学习以天父慈悲的眼光来看世界。自创世之初,天主便看到了人,祂认为很好!

天主不看我们的成果或我们的过失,而首先看到我们的需要。我们大家必须经常恢复一个看我们自己和其他人的积极眼光,为使我们按照天主的肖像和模样成长。在我们日久的灰尘下,隐藏在我们内心的某些角落里,有一个我们要用圣神的油灯寻找的珍贵宝藏。

除了眼光之外,我们还需要充满圣神的心语。

不是我们的言语或形象的美丽,不是我们结构的重要性,而是我们内心的良善能改善自己和其他人。我们听到:“善人從自己心中的善庫發出善來,惡人從惡庫中發出惡來,因為心裡充滿什麼,口裡就說什麼”(路 六,45)证实我们接受福音的标准不是教义、法律的遵守,而是结出的果实。在玛窦福音第25章里描写的最终公审判中,天主将显示生活的奥秘,我们会被问到这些果实,即今天许多人定睛看着我们和伸出双手等待我们为了满足他们对面包和尊严的渴望的果实。

我们作为基督徒蒙召去省察内心深处,尤其是被生活伤害过的那些心灵。德尔图良证明初期基督信徒认真对待福音,以至于外邦人羡慕地呼喊说:“看他们是如何相亲相爱!”(护教篇39)

我们作为基督徒蒙召去宣讲的不是胜利的话语,而是拯救的话语。只有这些最终的话语才会结出许多果实来。


Leave a comment

唯有真福的人才能缔造和平

丙年常年期第七主日默想(撒前 二十六,2. 7-9. 12-13. 22-23、圣咏102、格前 十五,45-49、路 六,27-38

鱼方济神父

我们的体系为要立得住经常必须鉴别敌人,几乎要制造敌人。在孩子的教育上这也真是如此。我们记得我们的长辈以贬义的方式来用“奥地利”这词的时候:他们曾说,若你不乖的话,我就去叫奥地利人过来。而后,我们以贬义的方式叫了黑人、共产主义人、今天或许是穆斯林人。

3E298BC4-B7CA-4586-A5DC-BD7CAC9BB877

福音里首次施教就是有关那敌人的观念:没有敌人,只有人们。圣保禄在读经二里提醒我们,有脆弱的、易错的、属于土的人,但在他内有圣神居住。我们有时也错误地被教过教会有敌人,因此需要保护她:保护她免受相对主义、主观主义、世俗主义等等的影响,不过耶稣从来没有保护自己;同样,圣伯多禄和圣保禄也没有保护过自己。当我们内在有恶时:权势、金钱、失去优势的恐惧,我们有一部完整与敌人战斗的历史。

所以耶稣说:“有人打你的面颊,也把另一面转给他”的时候,是要我们超越敌人。在若望福音里耶稣也被打耳光,但祂使之无效: 我若说得不对,你指证哪里不对;若对,你为什么打我?”

耶稣邀请人们不要以暴还暴,否则它会增长,而后会一直不停地的增长。转过脸颊,或让人拿起外衣,或让自己被拖到法庭上的逻辑,意味着承认暴力,给它一个名称并与之“战斗”,如太阳战斗黑暗,使之逐渐被扩大的光明战胜。

我们要以修改我们的责任的私人空间,开始过改善的生活。唯有真福的人才能缔造和平,并能自然地插入在历史上和平的大进程里。有权势、特权、议政的人往往是和平的异物,而且几乎不自觉地会成为战争的盟友。

当我想要给非暴力取名字的时候,我说正义、差异的尊重、和平、共同利益。我说真福八端,它们是给独一无二真里取许多名字的词汇,耶稣是这真里的首位证人。耶稣是非暴力的证人,这个有许多名字的非暴力就是真福八端。

当一个人有权威、有公司、发号施令的职位时,或一个国家拥有资源时,不必用剑来保护它们。耶稣对彼拉多说:“假使我的国属于这世界,我的臣民早已反抗了”。用剑战斗是杀死,只能造成失败和没有任何胜利者的暴力。事实上我们的历史是一条血何,是因一个王国没有剑就不能支撑的原则之名而流出的。因此我们总在打仗。耶稣曾对圣伯多禄说:“把剑收入鞘内”,“不然总是最强、最暴力、最残忍、有更好武装的人有理“。

眼睛的那个暴力是首个暴力;我们为了和平而工作并缔造它,日复一日学着以圣神的眼睛看世界,知道洞悉时间的迹象。宿命论、不可上诉的判决只是些隐瞒脱身,躲避现实世界的方式。教宗却挑战我们:要“以和平缔造者的风格来建立社会、团体”。

我们今天也看得很清楚:战争的后果特别影响穷人。不过我们也看到福音讯息的力量,它不会被历史打败,总是能够有力地回响:“穷人是有福的,哀恸的人是有福的”。穷人重拾希望,那么战争赤裸裸暴露出来,显示出它全然的荒谬和无用。我们在这个世代中有许多的战争,但也有许多没被军阀打败和消灭的希望。

那么让我们祈求和平的君王耶稣基督。教宗方济各正在努力地使此王权从康斯坦丁记忆的一切大氅和冠冕解脱出来,如此一来宛如肥沃的种子建立一个非暴力的世界,那里:“我们不需要炸弹与武器,不需要以毁灭带来和平,而只需要在一起,彼此相爱”(德肋撒修女,1979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中的演讲)。

 


Leave a comment

按照祂的话再次撒网

丙年常年期第五主日的默想,路加福音(五,1-11

方济神父

在本主日的福音里,圣史路加给我们讲了一个捕鱼的奇迹故事,发生在耶稣公开生活的开始,建立首批门徒的时候。

ImgOmelia_10feb

老师,我们已整夜劳苦,毫无所获”圣伯多禄这么说。圣经给我们讲了多少夜晚,在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日子里有多少夜晚;在我们的生命、我们的家庭里有多少弱点。这是自然的弱点,一个首先被罪过的奥秘所腐蚀,而后受外部变化影响(相对主义,主观主义等)的本性。我在告解亭里看得很清楚。

耶稣懂得这一切,并不判断我们;祂要求我们再次撒网,继续生活与希望。这次渔网装满了,因为按照上主的圣言撒了网,即便是荒谬的在白天捕鱼,即便你心里已不再相信了,即便有时家庭过不下去了,因为教宗方济各说,家庭不是一个要保护的原则,而是一个由恩典协助伴随的“大探险”。

谁也不要害怕,曙光总会再现,那里不可预料捕鱼的惊愕要笼罩着你,使你产生热情,正如那天圣伯多禄与那些和他一起的人们一样。

若望福音也讲这个捕鱼奇迹的故事,但把它放在耶稣刚去世之后的数小时内,那时宗徒失望与消沉地恢复他们的日常工作。

我们在加里肋亚的提庇黎雅海边;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知道要做什么,说什么,气氛沉重。圣伯多禄率先把自己和其他人从尴尬中解脱出来,他说:“我去打鱼”,这样,之前的生活似乎重新开始了:“但那一夜什么也没有捕到”(若  二十一,3。复活了的耶稣显现给他们,祂在这里命令他们再次撒网:“向船右边撒网,就会捕到。”他们便撒下网去,因为鱼太多,竟不能拉上网来“(若  二十一,6

复活了的耶稣的圣言是我们行为有效力的保证:它是照耀我们犹豫步伐的明灯,是在我们跌倒时为抓住我们而伸出的手。

我们有这谦虚的信仰,就能像依撒意亚先知一样说:“请派遣我”。请你在日常生活中陪伴我,不是为说服别人改变宗教信仰,而是为见证复活的上主存在我们当中。

天主被传播,只因祂自我存在。或是存在于宣布祂的人的生活中,或者如梵二大公会议提醒我们的,会产生无神论:“有信仰的人对无神论的产生可能负有不小责任。信友因 了忽视信仰教育,因对教义所做虚妄的诠解,或因自身在宗教、道德及社会生活 上的缺陷,不仅未将天主及宗教的真面目予以揭示,反而加以掩蔽。”(喜乐与期望  第一章,19节)。

教宗方济各经常提醒说,天主是通过感染而传播的。


Leave a comment

照耀我们软弱的一道光

四旬期第二主日默想

四旬期第二主日的读经一取自创世纪给我们介绍亚巴郎的圣召,他只信赖天主圣言,听从祂的召唤,离开家乡。我们也像亚巴郎一样被召唤走出我们的土地。我们处在一个历史时刻,其间穿越土地,从旧的到新的世界,成为了一个必需的事实。我们西方的土地,我们充满主教座堂的欧洲,已经被几百万寻找尊严与安全的人所包围。断言一个新世界正在形成,不是修辞上的说法。在洪水泛滥时一个还想关在诺厄方舟里的教会,也就是一个以欧洲为中心、只在自身安全和传统强势的教会,简单的说是在历史之外。她更是在世界痛苦之外。世界的这个痛苦被耶稣的光照耀,在今天的玛窦福音十七章里显露出祂片刻的光荣。

根据耶稣的榜样,每位基督徒都被召叫,在所有纬度里,甚至在有信仰者和无信仰者之间,在痛苦那个共同点上分享信仰。复活节提前的一结束,显圣容中“单独的耶稣”只是众人之间的一个。不过天主的光荣居住在软弱的、如我们一样被每样事情诱惑的耶稣里。天主只在单独和被所有人抛弃的耶稣里显示祂的光荣,祂给人们说软弱是天主的家。

trasfigurazione-d0bfd180d0b5d0bed0b1d180d0b0d0b6d0b5d0bdd0b8d0b5-verklc3a4rung-transfiguration

为此我们要有信心地走我们四旬期的行程;生活上的种种痛苦并不减少我们复活节的激情,因为上主以祂的光荣照耀痛苦,祂召叫我们在我们内和我们外总能认出祂拯救的存在。

伯多禄对耶稣说:“在这里真好”。从美丽重新开始;生活从来不简单,如果我们和耶稣一起生活,如果我们能以同情的眼神好好了解我们自己和别人,生活总会是快乐的。

我们有许多事情要做,忧虑和“世界噪音”经常阻止我们听见轻微细弱的风声,天主通过这风声来显示祂的存在。(列上 十九,12)

过一个美丽和有意识的基督徒生活,它要求我们聆听我们心内和我们之间天主的声音。天主影响我们的生活,祂照顾我们。没有任何人被排除,没有任何人被抛弃。